阅读历史
换源:

第0001章 重生庶子

作品:大道惊仙|作者:浮沉|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4-06 20:46:25|下载:大道惊仙TXT下载
  记忆如潮水般漫入神识……

  陆离揉了揉有点疼的脑袋。

  怎么着?

  这是又魂穿了一次?

  他不由呆滞。

  接下来的几天,陆离融合了躯体的记忆,才知被自己借体还魂的这个‘陆离’是个世家的庶子,在家中没什么存在感,并倍受当家太太的苛待,兄弟们更没把自己当个人看待……

  想想自己这遭遇也是惨点,隐约记得上一次魂穿,自己可是修成了仙的存在,只不过身死道消于重劫之中,哎,别人是由凡入仙,自己这是由仙入凡……

  不过还活着,这是不幸中的万幸吧?

  陆离在这陆氏世族中,确实是惨点,身边也就与一个叫陆秀晴的侍婢与自己相依为命。

  此后数日,陆离一直把自己关在小书房中,进行神魂与奇渣之体的深度融合,同时,拼命的追忆自己的上一世,但只知道自己曾为仙人,更多的记忆却怎么也挖掘不出来,都给封印在沉睡中的意志之中。

  然而,陆离的见识并不局限于凡胎俗体,他很快就决定了一桩大事,那就是要尽快离开这个陆府,脱离俗世中的太多纠缠去开辟属于自己的新天地,被圈在这府上什么事也做不成,没得浪费自己宝贵重返仙界的修行时间。

  嗯,去找父亲陆衡说这个事,一但有所决策,陆离就立即付诸执行。

  在二老爷陆衡的书房中。

  “父亲,孩儿想出府……”陆离恭身朝父亲施了礼并言明自己的来意,既然到了这个世界,就要融进新的身份。

  “呃。”

  二老爷陆衡眉锋微蹙,望着削瘦却异常英俊的八子陆离道:“怎么突然要出府?是不是你二哥又欺负你?”这么问是因为陆衡知道府中霸王是哪一个。

  “不是……父亲,孩儿出府是想谋一技之长,日后总要自立,与二哥没什么关系,前些日子大病痊愈后孩子就在琢磨这个事了,如今这世道遍地都是修真修仙的,孩儿也读过一些丹符之经,于制丹炼符一道颇有一些小小心得,出府便是想立个炼制丹符的小铺子……”

  “呵呵……吾儿终于开窍了……好事,好事,为父是支持你的,你能这么想,比那几个孽子强了不少啊,真真叫为父想不到的会是你第一个提出要出府,为父甚是心慰啊……管家,把东城那个储放药材的小院子过给八少爷名下,所属资产及仆从皆入其名下。”

  “是,老爷,老奴这就去办。”

  侍立在一边的管家就施礼退了出去。

  陆衡起身在堂中踱了几步,对陆离再次颌首,“儿啊,你娘亲去的早,为父俗务缠身,一向对你看顾的少些,你修行天资差,骨骸筋经也不太好,族中每月拔给你的修资也就少些,但是族有族规,为父也不好替你争什么……哎,”他说着拍了拍陆离肩膀,一脸愧疚之色,这叫陆离对这个‘父亲’的印象大为改观,父亲虽没有多大能耐,可他却是个至孝至善行事也周正的好人。

  “父亲,孩儿知道您事忙,大伯入京多年,家里这么一大摊子事都要父亲操心,孩儿帮不上忙,惭愧的很……”

  “好孩子,为父心里始终觉得欠着你的,既然你于炼制丹符方面有所心得,便放开手脚去试试,亏了算为父的,如今这天下的大势便是修真觅长生,朝廷上下乃至皇帝也是这般,何况世俗中人,这丹符一道确有可为,再就是我儿体弱,炼丹制符也是一种修行,即使根骨天资差一些,若肯勤勉不缀,益寿延年也是可以的,日后若再撞上仙缘,也未必不能一觅长生之道啊。”后面这话就是宽慰了。

  “是,孩儿谨记父亲教诲,老太太那里,还请父亲大人说项一二……”陆离恭敬的给父亲施礼,在月余时间内他完全融进了这新的人生中。

  陆衡欣然颌首,轻捋短须笑道:“你祖母知你有立业之心,亦当欣慰,这不算个事,为父去说便是。”

  “多谢父亲。”

  “你我父子,还说什么谢不谢的?你身边就剩下晴儿一个侍婢了吧?还想要哪个?你说,为父为你做主。”陆衡心怜八子陆离幼年失母,一直孤苦,他今日有了这立业的心思,叫当爹的实在开怀,最担心不能成业的这个儿子居然也有了上进心,真的不错。

  陆离道:“父亲,孩儿只带晴儿去吧,别的孩儿看上了,老太太也不肯放人啊。”

  “哦?说说嘛,看上哪个?为父给你做主便是。”

  陆衡都不知自己掉儿子挖的坑儿里了。

  “还是不说了,父亲,有晴儿就行。”

  “你这个孩子,还是这般小意。”陆衡也不勉强,笑着摇了摇头。

  ……

  ……

  从父亲那边返回自己小院的陆离,就听到堂屋有两个女子说话的声音。

  “晴儿,你家八爷何时回转?”

  “去见二老爷了……快回来了吧,鸳儿姐姐你来找他是什么事?是老太太要见八爷吗?”晴儿脆生生的问。

  另一个女子的声音说,“……晴儿,是那桩事,二爷那边都说动老太太了,这不,老太太打发我过来请八爷过去说话呢。”

  听到这里的陆离脸色就微微一变,近日内宅里传开一个消息,就是那个被老祖宗宠坏的二孙子陆宝琢磨着要把陆秀晴弄到他屋里去当他的侍婢,有几个和晴儿有私交的婢女偷偷过来和她说这个事,自己在书房中也听了不止一次了。

  老二陆宝是父亲正室嫡夫人所出,比一个庶子强太多了,兄弟们给自己取个绰号叫‘八庶’,这里面可满满的都是嘲鄙之意啊。

  此时的陆离一张脸就有点黑了,老二你也真不厚道,看上谁就要谁啊?可曾想过别人的感受?

  陆离迈步入来。

  堂屋里正坐着说话的两个秀美侍婢见八爷陆离回来,都起身给他见礼。

  “八爷,你回来了?”晴儿脸上的紧张之色不由松了两分,哪怕八少爷一直以来都很窝囊,可自己还是要指望他给自己做主的。

  “秀鸳见过八爷。”

  前面是陆离的贴身侍婢大长腿美女秀晴,后面是同样身姿颀长秀色可餐的大美人儿秀鸳,她可是老太太身边的第一宠婢。

  “哦,原来是鸳儿姐,不知姐姐来寻我是……”陆离温文尔雅,人又俊秀挺拔,生就一付上天都嫉妒的好皮囊,婢子们谁瞅着自己都眼热,偏偏自己是个庶子,还是庶子中的第八庶,在府里可没有什么存在感,谁又会在乎一个没娘照看的庶子呢?

  秀鸳目光中隐藏着一丝怜悯,裣衽又做一礼道:“是老太太要八爷过去回话。”

  陆离心知要说什么事,不由一阵的腻味,这世道,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自己都决定要出府了,还需要再忍他们吗?于是转回首对晴儿道:“晴儿,我不在院子里的时候,老二要是敢来对你动手动脚的,你就直接将他打出去……”

  “啊……”晴儿闻言就一脸懵逼了,什么?直接打出去?自己倒是打得过那个娇生惯养的二爷,可是以仆欺主……这、合适吗?

  “啊什么啊?你是我屋里人,他调戏弟妇不该捶他?敲断了腿算八爷我的……”

  “……”晴儿眼里都蹦跳着小星星了,还敲断了腿?天呐,八爷你今儿是怎么了?为何突然变的这么强势呀?

  那鸳儿也吓了一跳,忙道:“八爷,这、这不合礼法……”

  “什么礼法?对弟弟屋里人动手动脚就合礼法?”陆离反问秀鸳时,脸色一片清冷,目光中似乎漏透出丝丝缕缕的冰寒。

  陆离的神魂异力强到匪夷所思的程度,这一眼含着他的意志,叫秀鸳心都几乎冻结成霜,骨髓中更泛起难以压制的森森寒意,从未想过八爷陆离会隐藏着这么厉害的眼神……他的修为,并不象表面那么渣啊,秀鸳认为自己的修为也是不弱,可根本抵受不了八爷这一眼的浸骨入髓,难道八爷他已经进窥‘先天秘境’不成?若是这般的话……

  “是婢子说错了话,八爷恕罪……”秀鸳有生以来第一次对‘八庶’服软,其实她服的是实力,这世道尊的就是‘实力’。

  陆离面色一缓,心下微叹,这秀鸳也不过是个侍婢,自己又何必与她计较?淡淡道:“礼法便是理法,凡事总要讲一个理字,立身欲正,非理不能,这些年我读书就读到一个‘理’字,老爷也教我凡事讲一个理字,我一惯不与谁争什么,非是我软弱可欺,我屋里大大小小的丫鬟给老二要走的还少?我也不曾计较,那些丫头们看不上我这个‘八庶’,留得住人也留不住心,背后求人情也要往老二屋里钻,那就随她们去,但是晴儿不同于她们,鸳儿姐替我放个话出去,谁要再打晴儿的主意,哼,勿怪老八我言之不预!”

  “是,八爷。”陆秀鸳的心从冰冻状态中解脱出来,浑身已经被冷汗浸透。

  陆离目光转为平淡,“我也不是针对你,鸳儿姐,府上人都偏着老二,谁都看好他、为他说话,你也不能免俗,毕竟你也只是个侍婢,我再说句不敬这世道的话,什么礼法成规都不及一个修为境界,拳头大就是礼法,就是成规,就是大义,就是天理,我隐忍不发是不想在家里闹腾什么,毕竟还都是血脉至亲,可有些人把我当什么呢?当一陀屎踩在脚下,我是看老爷的面子不与他们计较,却不等于人家骑到我头上拉屎时我还要忍着,你先回去吧,跟老太太说一声,就说我午时过去……”

  被八爷敲打了的陆秀鸳,腿都软的快站不住了,多的话不敢说一句,“是,八爷。”

  晴儿直到秀鸳离开,还有点怔怔发傻呢,望着自己的八爷,心潮就难免澎湃激荡,我家八爷终于做了一回有脊梁的男儿啊。

  “八爷……”晴儿上前来,双手微微托住陆离臂肘,一付小意伺候的模样,以前她何曾这么低过矜傲的螓首?

  陆离一笑,望着晴儿的目光变的柔和了,“晴儿,爷我虽年仅十六,可爷是读过好多书的人,是明理知事非的人,不是软弱窝囊,是真的不想和家里这些人争什么,那些看不上爷的一个个自作聪明,其实爷也不曾将她们放在心上,只有你心里仍把爷当个人看,你又是刚烈性子,爷真护不住你,以你的性子也要拼了这条命去闹腾一场,爷怎么能看着你没个下场?要说老二这个人,也不是个坏了心眼子的,他就是个给宠坏的‘孩子’,但凡他喜欢的他就要捏到手里,其实他骨子里也是个薄情寡恩的,只是他不存着害人的心思,若非如此你八爷我早就和他翻脸了,你呀,根本不知道你八爷的这颗心有多大,就家里这些龌里龌龊的小屁事,爷压根不想撩撩眼皮子的,他们争来争去就那么点东西,他们从来没有放眼去看这个世界,一个人的眼界有多大,格局就有多大,心胸格局才能决定屁股底下的位置有多高,就这一半日,爷就带你出府去见识见识这个繁华世界……”

  陆离淡淡然道来的这番话,让秀晴美眸中闪烁着前所未有的光亮,突然之间,她发现自己眼里的八爷是那么的高大、巍峨。

  “爷,我、我好开心,爷你这么有骨气的活一天,晴儿陪你一天,你要有个三长两短,晴儿绝不偷生。”

  这丫头是个秉性极为刚烈的主儿。

  “莫说傻话,八爷我的命硬着呢……老爷已经同意了出府的事,你收拾东西,我一会儿去老太太那边……”

  “是,八爷。”晴儿眼光蓄满泪光,她是隐隐感到今天要闹出事来,心中不由揪紧着。

  ……

  ……

  近午时,陆离入了后宅高堂,这名为‘天寿堂’的所在正是陆府老太太素日歇养的地儿。

  陆离在秀鸳引领下入来,也没有跪在地上磕头,就是躬身做了个礼。

  “孙儿陆离给老太太见礼。”

  就见老太太面色不善,就秀鸳回来这一上午,后宅就传遍了陆离让她带的那句话,老太太这儿自然也是知道的,脸色能好看?

  “哼,你翅膀硬了,这是要上天啊?还叫人放话出来敲打你二哥,你眼里还有长幼尊卑之分?”

  老太太开口就厉声质问,堂里还有陆宝的亲娘二夫人在,如今后宅里的事都是她在做主,然后就是极受老太太和二夫人宠溺的二少爷陆宝,他正坐在老太太身边,头微垂着,眼睛却死死盯着老八,要看清他这张嘴脸似的,在老太太另一边是她宠溺的外孙女凌素素,这位凌小姐有九天玉仙下凡般的绝尘秀姿,一脸神圣不可侵犯的圣洁模样,也正清冷盯着陆离。

  除了他们还有二夫人身边的一位大红衣裙的美妇,这是二太太这边的长房长媳,她大儿子陆慎的正室夫人陆袁氏。

  在老太太疾声厉色的质问下,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陆离脸上,就连堂外侍立的一众侍婢也在侧耳倾听。

  陆离一反平日里弱怯窝囊之态,面色不变的淡淡道:“老太太,凡事讲一个理字,理便是礼,晴儿是我房里人,二哥要她是给我这个当弟弟的头上罩绿头巾,以往那些丫鬟侍婢我就不说了,我和她们没那么近,二哥要去就要去了吧,但晴儿与我同眠共一枕,我许了她妾的,那老太太你给孙儿个说法?弟妾都要抢?二哥连礼法都不要了,还叫我分什么长幼尊卑?传出去还不叫外人笑话死陆氏?”

  “你、你这个孽畜,你是这么和老太太说话的?”二太太是真忍不住了,顿时就破口大骂。

  “太太,我觉得抢弟弟房里人的那位才配称孽畜,我素日里连小错都不犯,如何当得起啊?还有啊,太太你骂我什么都没关系,可一定要读书明字意,骂我一声孽畜,太太岂不是骂自己是‘畜母’啊?”陆离淡淡一句话,怼的二太太差点喷口老血出来。

  那长房长媳陆袁氏就替婆婆出头了,她指着陆离道:“八庶,二太太是你娘亲,你焉敢不敬?”

  “大嫂你说错了,敬人如敬己,骂人的话是太太自己说的,再说了,生我的娘亲已逝多年。”

  这话更似一记闷雷,在厅堂中轰然炸响。

  “老太太,你听听这个畜生说的什么话?我主家这些年,哪里对错他了?他竟如此忤逆……”二太太先要老太太话,有了老太太的话再发落这个庶逆便名正言顺,谁还能说出个什么来?

  老太太也是睁大眼怒视陆离,“孽障,你眼中还有礼法成规?你眼中还有我这个祖宗?还有太太这个‘娘亲’?畜生啊……”

  下一刻,所有人都知道八庶今儿别想再讨巧了,八成要被乱杖打死了。

  堂外的晴儿吓的魂飞魄散。

  ps:浮沉新书还请路来路过的兄弟们支持一个,有票的扔一张,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