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573章 霜杀百草(吼一声推荐票)

作品:剑破天门|作者:戏梦师|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12-30 13:40:27|下载:剑破天门TXT下载
  深秋时节,万物飘零。

  陆尘行走苍茫大地,看人间百态,观天下棋局。

  ....

  他离开城池后,去了郊外,陆尘漫无目的,好似随波逐流的一片树叶。

  沿着一条羊肠小道,进入一片茂密的树林。

  秋天到了,树叶泛黄,地面上落下一层厚厚的树叶,踩着上面,嘎吱嘎吱作响。

  大量的花草树木已经凋零,光秃秃一片,树林里面很少听到鸟叫声。

  似乎已经南飞,迁徙到远方,准个度过这个漫长的冬天了。

  陆尘穿过树林,来到一座悬崖上,看见下面出现了一座农庄。

  农庄旁边,有大片农田。

  秋风萧瑟,吹起他那衣摆飘荡起来。

  陆尘走下山崖,装作一位行脚商人,走进农庄。

  看到有陌生人进入农庄,庄里的汉子们立即变得警觉起来。

  不自觉的拿起柴刀,猎叉,铁棒迅速飞奔而来,十几个人将陆尘团团围住,一脸虎视眈眈。

  “阁下是谁,来我们黎家庄做甚?”一个穿着灰色短褂,满脸胡茬的黝黑汉子道。

  陆尘看着这群质朴的农家汉子,朗声笑道:“我就是一过路人,迷失了方向,前来问路。”

  “阁下要去哪里?”黝黑汉子皱眉道。

  陆尘随口敷衍道:“我要去火焰领的赤虎城,在这附近走错了道,所以途径此地,如有打扰,还请诸位见谅。”

  “要去火焰领的赤虎城?那不是在南边吗,穿过前面那座高山,行走数十里就到了。”一名身材矮小的老汉指着南边那座大山说道。

  陆尘闻言,不由愕然,目光顺着对方手指的方向望去,南边远处确实有一座雄伟大山。

  高山上面,层林尽染,一片枯黄之色,显得非常荒凉静谧,尽显秋色之静美。

  陆尘哑然失笑,他随口胡诌的一个地名,没想到真有。

  “诸位,在下行走数日,偶染风寒,身体有些不适,不知可否在此逗留几日?”

  说着,他还假装咳嗽几下,脸色露出几分苍白之色。

  周围的村民一个个半信半疑。

  为首的那位矮小老汉,浑浊目光细细打量着初来乍到的陆尘:“后生,你是哪里人?”

  陆尘含笑:“在下来自雪域百川的一个边陲小镇,家中经营酒楼生意,之前本来是与商队进货返回故地,谁知道途中遇到大风雪,走散了。”

  "没想到无意中来到了这里,可否打扰几日?”

  看眼前这位矮小老汉的神态和言行举止,明显在这群村民中地位不低,估计是他们村庄的村长。

  矮小老汉拄着拐杖,仔细打量了陆尘上下,见此人面容平静温和,不像似某些凶恶之徒。

  随即沉吟片刻,然后抚须说道:“俗话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我黎家庄虽然不欢迎外来人,既然你是无意来到这里落了难,又感染风寒,怎不能拒之门外,让你客死他乡。”

  “老汉不会强迫你离开,想要逗留数日未尝不可。”

  “但是前提是,你要守规矩。”

  “如今天下局势动荡,流寇匪徒无数,我们黎家庄上下一心,力求自保。”

  "希望你能明白老汉苦衷!”

  陆尘面容平静,显得平易近人,含笑道:“老人家,陆尘明白。”

  如今天下大乱,门阀割据。五大家族分崩离析,各自为战,烽火连天。

  受苦的自然是天下这些最低层的百姓。

  无人管控的农庄,时常遭遇流寇匪徒的迫害,也难怪陆尘初来乍到,被这么多村民围住,面露不善。

  “原来阁下是陆尘小兄弟,你明白就好,麻烦你请到陋舍去休息吧!”老汉点点头,苍老面孔布满了褶皱,看不出是笑容还是哀愁。

  “其他人都散了吧,不要在聚集在一起了。”

  听到村长的声音,周围一群村民,立即做鸟兽散。

  进入村庄后,陆尘发现很多村民都在忙碌,每家每户门口堆了一大堆金灿灿的稻谷和小麦。

  农妇们扎着头巾,用木棒捶打,将稻谷与草叶分离,进行筛选,用石磨碾压磨碎,最后用风车将糟糠吹掉,留下小部分白米小麦。

  汉子们一个个带着斗笠,扛着扁担,汗流浃背,行走于农田之间。

  农田之中有大片稻谷被整齐割下,码在一堆堆,农家汉子一个个挑着扁担,将稻谷捆绑好,从农田内挑回来。 忙得热火朝天,一派繁忙景象,一个个农家汉子脸庞上洋溢着发自内心的幸福笑容,灿烂无比。

  在这个天下大乱的时代,能够吃饱饭,对于生活在最底层的平民百姓来说,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了。

  陆尘看到这一幕,不禁心生感触。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是属于每个辛勤劳作的穷苦汉子的季节。

  农家汉子辛辛苦苦一年,辛勤付出,才有收获,这是多么令人幸福的一件事啊!

  陆尘跟着村长进入一间老旧的庭院。

  院子里面长了一株柿子树,枝杈上面的树叶都掉光了。

  一颗颗红彤彤的柿子挂满了枝头,泛着淡淡清香,一副硕果累累的景象。

  进屋后,一位荆钗布裙的老妇走了出来,看到老汉带了外人回来,不由一脸诧异。

  “老头子,带客人回来了?”

  老汉点头说道:“恩,有一位旅人迷路了,途径我们村庄,他感染了风寒,想要在我们村庄打扰几日。“

  “是这样啊,老妪这去准备弄些草药回来,给这位小伙驱除风寒。”荆钗布裙的老妇见陆尘面色苍白,目光满是关切之意。

  老汉沉吟道:“这些事情你不用操心了,去做饭吧,弄些好菜,年纪大了,这些粗活叫小丫头去办吧,他们手脚麻利。”

  “哎,好嘞。”荆钗布裙的老妇点点头,一脸热情。

  家里来了客人,当然要热情招待,这是农庄的习俗。

  陆尘见到这一幕,不禁暗自感叹,农家汉子心地善良,生性淳朴,对待客人那是发自内心的热情,没有一点掺假。

  远不是外面世界,那些利欲熏心之辈,可以相比的。

  想到这里,陆尘心头不免露出几分惭愧。

  “秀娟,家里来客了,赶紧出来。”老汉带着陆尘走到院落中一处露天的石桌旁边坐下,扯着喉咙喊道。

  听到村长的呼喊,简陋的屋舍内顿时跑出一名穿着青色长裙的美貌少女。

  少女双眸乌黑,脸蛋红红的,扎着一个马尾,长得颇为好看,浑身散发着一股青春活力。

  名为秀娟的美貌少女看到陆尘出现在院落中,大大咧咧的性格立即变得羞涩起来。

  “爷爷,这位是谁啊?”

  老汉端起土茶壶,给陆尘和自己各自到了一杯热水,劣质的茶叶在沸水中翻腾,慢慢舒展,飘出一缕清香。

  “你好,鄙人陆尘,你是秀娟吧!”陆尘笑着向年轻少女打起了招呼。

  望着眼前这位唇红齿白,丰神俊朗的英俊青年,秀娟顿时眼睛一亮,俏脸莫名红得像是红苹果一般,满是羞涩。

  “恩,听说公子感染风寒,秀娟为您去采摘草药去。”秀娟在原地愣了一会,随即一溜烟的跑出了院子。

  小女孩,脸皮就是薄。

  “这是老汉的孙女,王秀娟,也快年芳十八了。”老汉轻叹道。

  陆尘哦了一声,不禁问道:“有如此乖巧孙女,老汉这是为何愁眉苦脸?”

  “哎,这孩子苦啊,从小就失去爹娘,由老汉和妻儿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没有得到父母的关爱,性子都变野了。”

  “整天在外面乱窜,也不嫁人,老汉头疼得很。”

  陆尘迷惑道:“他父母是怎么死的?”

  “咱们农家汉子生性淳朴,自然不会无端端自相残杀。”老汉端着茶杯,目光隐隐透着几分哀伤。

  “天下兵荒马乱,当年那些该死的流寇匪盗来咱们村庄劫掠,咱们村民 联手奋勇反抗,却遭遇流寇血腥屠杀。”

  “秀娟他父母,就是死于那一场祸乱之中。”

  陆尘恍然:“原来是这样!”

  没想到这沧澜大地与九州大地一样,兵荒马乱,战火连天,这些平民百姓首先成了那些大家族肆掠的牺牲品。

  不得不说,生活在这个年代,穷苦人家想要一个安稳,都是那么的艰难。

  “小兄弟,稍作片刻,老朽有事先忙,去去就来。”老汉擦了一把眼泪,有些难为情,起身进入了屋舍内。

  陆尘点头,喝了杯热茶,在原地踌躇了一会,随即走出院子。

  走进一片农田之中。

  大片的农田中,到处是一个个忙碌的身影,时而响起一阵吆喝声,到处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数名孩童在农田田埂上玩耍,捉着虫子,拿着木棍,你追我赶,奔跑在麦田之间,传来阵阵欢声笑语。

  陆尘走在稻田间,蹲下身,看着身边那一株株饱满的麦穗,嗅着谷物散发的清香,一阵心旷神怡。

  秋高气爽,远处层林尽染,将天地渲染得色彩缤纷,美不胜收。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

  “有付出,就会有收获。”

  “在人生的道路上,每个人都会经历很多故事。”

  “那些故事就像是农家汉子在农田播下的种子,经历阳光雨露,在漫长岁月,教诲我们成长。"

  “回顾过去,那是每个人最美好的时光。”

  “展望未来,我们才有力量一直向前奔跑。”

  陆尘想到这里,不禁露出淡然笑容。

  夜幕降临,繁星点点,在夜幕之中闪烁着梦幻般的的光芒。

  忙活了一天,农家汉子们聚集在操场上,升起篝火,喝酒吃肉,载歌载舞,庆祝大丰收,一派祥和之气。

  陆尘笑容恬淡,很快融入这片氛围,与一群生活淳朴的农家汉子打成一片。

  深夜时分,万籁俱静。

  稻田中,传来一片蛙鸣声。

  陆尘站在田埂边上,目光炯炯有神,宛若天上星辰,灿烂生辉。

  望着稻田中渐渐弥漫的稀薄雾气,听闻稻田中传来的阵阵蛙鸣,心情愉悦无比。

  俗话说,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这样的美景,在俗世中还真是常见得很啊。

  雾气凝聚成一颗颗晶莹的露珠,粘附在草地上,麦穗上,树林间,犹如珍珠般,显得晶莹剔透。

  在这片静谧的景色中,陆尘的心情变得前所未有的宁静。

  时间一点点过去,地面上的露珠很快凝结成一片白霜。

  好似铺上了一层细盐,将大片的花草树木染上一层洁白。

  朝阳初升,红彤彤的光芒洒遍大地,照耀万物。

  陆尘在静谧的夜色中站了一夜,感悟颇深,心灵触动极大。

  他从旁边一棵大树上,折下一根树枝,竖掌成刀,将粗大树枝削磨,木屑横飞,眨眼功夫,一柄木剑在手中出现。

  一路走来,感受着秋天丰收的季节,萧瑟的秋风,森寒的白霜,让陆尘的心灵境界升华到一个极高的层次。

  手持木剑,迎着朝阳,站在田埂上,随心所欲的施展剑法。

  劈,刺,削,斩,挑,缠等一招一式,信手捏来。

  “哗哗,哗哗”

  天地之势涌动,大量草叶在稻田中漂浮起来,环绕着陆尘漫天飞舞,好似成群的蝴蝶般,蔚为壮观。

  方圆百丈之内,那些麦穗稻谷无风自动,形成一层层壮观的麦浪,此起彼伏,发出一阵悦耳的沙沙声。

  刷,

  陆尘突然一挥剑,森寒的剑气激射四面八方。

  天地猛地一阵震荡,时空在这一刻仿佛凝固,紧接着,方圆百丈内的麦穗和稻谷忽然诡异的震动了一下,蓬的一声,然后尽皆化为粉碎,一层诡异的白霜瞬间洒遍大地。

  若是让有人看到这震撼性的一幕,只怕要目瞪口呆。

  无数谷粒和麦穗在天空飞舞飘荡。

  陆尘心念一动,手持木剑轻轻在半空一绕。

  那些漂浮在天空中的打量谷粒好似受到莫名指引,化为一股庞大气流,飘然落到了不远处一道稻田中,泾渭分明的聚成了两堆。

  其中一堆是麦穗,一堆是谷粒,没有一颗混杂。

  如此多的谷粒和麦穗混杂在一起,然后在他意念之下,全部清晰的分离开来。

  不得不说,陆尘感知万物的气息,已经达到了一个深不可测的地步。

  “这招剑法不错,是感悟秋天丰收时节所创,很有意境,就取名为霜杀百草吧!”

  陆尘笑容满面的看着周围那一地白霜,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

  这也是他与禁地守卫者一战之后,远离红尘俗世,进入沧澜大地,经过大量感悟后,首次创造的一式剑招。

  这招剑法,并非感悟风火雷电而成,不属于奔雷裂空剑的剑法之中。

  陆尘现在暂时还想不出这套剑法叫什么,就没有定下名字。

  等以后再悟出其他剑法,整合起来再说。

  ‘霜杀百草’这一战施展开来,蕴含一股霜降天地的意境,瞬间引动天地之势,具有摧毁一切的可怕威力。

  无数剑气好似白霜四射开来,席卷万物。

  论威力,比之奔雷裂空剑之中的‘电闪雷鸣’,也不遑多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