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五百八十三章 我到底干了啥!告诉我!

作品:我真没想出名啊|作者:巫马行|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10-14 19:17:11|下载:我真没想出名啊TXT下载
  璀璨的灯光下。

  陆远就这么傻愣愣地站着摇了摇脑袋。

  整个人有些恍惚。

  舞台变得很安静。

  他摸了摸吉他……

  然后……

  半天时间都憋不出任何东西,随后又茫然地看着旁边同样抱着吉他的威廉队长。

  “我……要做什么?”

  “你不是说你要唱一首歌吗?”

  “我……说过?”

  “天啊,陆远先生,你不要在这个时候跟我开这种玩笑吧?你不会现在忘了?”

  “我……我好像真的忘了……那要唱什么歌呢?”陆远又摸了摸吉他。

  看起来好像更茫然了。

  他看了看下面的观众,又看了看舞台上的FOX乐队。

  大脑一片空白!

  “……”

  一秒钟,五秒钟,十秒钟……

  陆远足足在台上傻愣愣地伫立了将近三十秒。

  这三十秒时间里,舞台上一片寂静。

  寂静得吓人。

  本来欢呼的歌迷们懵了!

  这人在干嘛?

  名头喊出来这么唬人,可是你上台你却一声不吭地要干嘛?

  搞笑吗?

  特别节目?

  “上帝啊,这人在干什么?”

  “你唱什么歌都不知道,你就上台?”

  “这么不负责任吗?”

  “天啊,下去吧……”

  “他是不是喝酒了?”

  “好像确实喝酒了,不会在耍酒疯吧?”

  “我觉得也是……”

  “日!”

  随着短暂性的迟疑以后,紧接着瞬间全体发出了一阵嘘声与不满声,甚至还响起了一阵阵让陆远下台别捣乱喊叫声……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威廉队长也尴尬了,他就不应该提议让陆远过来玩。

  他刚想说点什么打破尴尬的时候,却看到陆远站了起来。

  他下意识地沉默了。

  福瑞斯心情很复杂,如果不是保安拦着的话,他恨不得立马上台将自家老板拉下来。

  老板在台上要干啥?

  发酒疯?

  天啊!

  这……

  这不是丢人丢大了吗?

  福瑞斯连忙想说什么的时候,却突然看到陆远的吉他声响了起来。

  “嘿嘿嘿嘿……”

  本来茫然的陆远笑了起来。

  笑得很奇怪。

  在这个偌大的体育馆里,伴随着吉他声,有一点点奇怪的氛围。

  随后……

  他看着所有人。

  “只要你,爱我就好,as long as you love me!”

  中文说完以后,他突然说出了英文!

  “Although loneliness has always been a friend of mine……”

  吉他声伴随着陆远那一丝古怪的嗓音,形成了一股轻松而又愉快的旋律。

  他在笑。

  笑得很开心。

  但是却又不失热情地面对着所有人……

  威廉队长张大了嘴巴。

  这首歌他完全没听过,他想跟着来点伴奏,可是,他发现自己完全没有任何办法伴奏。

  然后……

  他和他的FOX乐队只能看着陆远独自一个人唱着歌,扭动着他没有看过的舞蹈。

  “I don't care who you are

  我不在乎你是怎样的人

  Where you're from

  你从哪里来

  What you did

  你做过什么

  As long as you love me

  只要你爱我就好……”

  陆远唱嗨了起来,干脆放下吉他,放弃一切伴奏,一个人站在舞台中央学着脑海中那一丝奇怪的回忆,开始莫名地扭动起来了身体……

  他的声音带着很奇怪的磁性,同时千变万化,紧跟着声音里面伴随着无穷无尽的年轻时代的激情。

  他的声音……

  似乎具有一种神奇的魔性。

  灯光下,他尽情释放着自己身体里的每一丝的活力,仿佛整个世界都只有他自己一般。

  不知道为什么……

  年轻的歌迷们看到舞台上的陆远以后,他们下意识地跟着唱了起来,哼了起来。

  这一刻……

  威廉队长看呆了。

  他没有看过陆远的舞蹈,他觉得陆远的舞蹈看起来稀奇古怪,又有些不太协调的感觉。

  可是……

  又不像是胡乱来了。

  好像很有规律?

  福瑞斯呆呆地看着舞台上玩嗨起来的陆远,然后又看了看下面跟着陆远一起欢呼起来的年轻人们……

  这一刻……

  他想起了自家老板的另外一个身份。

  自家老板没有出过专辑,没开过一场演唱会,也没有进行过任何歌唱方面的宣传……

  但……

  他其实是一个歌手啊!

  他的另外一个身份就是原创歌手啊!

  …………………………………………

  第二天,当傍晚的夕阳照进窗户的时候,陆远茫然地睁开眼睛。

  我在哪里?

  陆远感觉自己做了好长好长的一场梦。

  可是,他又想不起这到底是一场什么梦,总之很喧嚣,也很疯狂……

  他摸了摸脑袋。

  这一刻他感觉自己脑袋宛如炸开了一样难受。

  以后再也不去酒吧喝酒了,尼玛,自己喝的到底是什么劣质的假酒啊!

  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看了看周围的环境……

  陌生的环境。

  这是哪里的宾馆吗?

  陆远掀开被子打算起床,可是,当掀开被子以后,他突然发现自己完全是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他看了看周围,然后他意识到自己的衣服裤子全部都不见,就连自己的手机什么的,也全部不见了……

  这一刻,陆远尴尬的同时又产生一股不安全感……

  他从床上裹着被子爬起来后,发现这个房间是一家宾馆,至于自己什么时候住进来,又怎么住进来,自己根本就是一无所知……

  然后……

  陆远又发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全身酸痛得不得了,同时喉咙也痛得不行。

  很尴尬。

  是的!

  这里到底是哪里?我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我是不是被人绑架了?

  陆远心中莫名其妙地想起了一部名为《电锯惊魂》的电影,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现在自己的情形和《电锯惊魂》里面的情景真的好像……

  陆远下意识地哆嗦了一下看了看前面的电视。

  随后摇摇头。

  那只是电影里面的情景。

  你这不是扯淡吗?

  就在陆远想进一步了解自己到底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突然门口传来了脚步声,随着“滴”一声响起,门开了……

  “醒了?”

  “啊?”当陆远看到王矜雪抱着衣服走进来以后,陆远吓得用被子裹了裹。

  “现在知道害羞了?该看的都看过了,行了,我不看你,你先穿上衣服吧,别感冒。”王矜雪白了陆远一眼,将衣服递给陆远,有些没好气得摇摇头转过身。

  “咳,咳……矜雪,你怎么来了?”陆远穿上衣服,有些奇怪。

  “我不来的话,你指不定要在好莱坞整出什么幺蛾子呢……”

  “咳……这里是哪里?”

  “洛杉矶的一家旅馆。”

  “哦……我睡了一天吗?”

  “嗯。”

  “我应该在喝醉酒以后没有闹出其他什么事情吧?”陆远听着王矜雪语气里面有些怪怪的,顿时很奇怪“我身上这些淤青的伤是……”

  “昨天晚上你不老实自己摔的,陆远,你以后少喝点酒,喝酒以后是什么样的人,你难道自己不清楚吗?”王矜雪一想到凌晨五点钟时候陆远那一股折腾劲,顿时就没办法说什么了。

  “我到底干了啥?”陆远不是笨蛋。

  听到王矜雪的语气以后,他就知道自己昨天晚上是真的干了不少的事情,而且估计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混账事。

  “你不记得了?”

  “不记得了……我,我这个人喝酒喝断片以后,啥事都记不起来的……我只记得昨天送詹姆斯离开以后,我就花了一千块美元买了一张FOX的演唱会VIP打折门票,等进去查票以后,我才知道这帮黄牛坑了我……然后……我,就不太记得了。”陆远穿好衣服,坐在床上茫然地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一切,紧接着再怎么回忆都回忆不起任何东西了。

  他叹了口气。

  “你上台唱歌,然后跳了一段舞,风头都快把FOX乐队给盖过去了……”

  “啊?”

  “你看看你的视频吧……这是美国这边媒体为你报导的视频……”

  “……”

  陆远接过手机看了看。

  紧接着……

  他看到一条演唱会视频。

  演唱会上,自己一个人站在舞台上又是唱又是跳……

  甚至还做了几个不标准的几个街舞动作,因为自己身体不协调的原因,看起来怪怪的。

  我他娘的!

  到底做了啥?

  尴尬……

  真鸡儿尴尬!

  陆远忍住想自杀的心情看着自己像小丑一样的动作,然后听着自己唱的歌。

  这首歌是后街男孩的《as long as you love me》。

  尽管舞蹈动作尴尬得让陆远想死,不过歌唱得是真心不错,而且,挺嗨的。

  这人……

  真是我吗?

  陆远有些自我怀疑了?

  看完以后,陆远一阵沉默。

  “怎么样?陆舞王……”

  “矜雪……你别,别这么叫……我现在好想死。”

  “哈哈,你还害羞了……陆远,你脸红的模样,看起来挺可爱……比你今天凌晨可爱多了。”

  “我今天凌晨干了啥?有视频吗?”

  “呸……”

  “???”

  ……………………………………

  “他的舞蹈……有点意思。”

  “啊?什么意思?格斯先生……”

  “你看了今天的演唱会新闻了吗?”

  “我看过。”

  “对了,FOX组合之前那首《THE FOX》的狐狸舞就是他琢磨出来的吧?”

  “是的。”

  “哦……有点意思,这段舞蹈如果稍微改良一下的话,可能是一种新的舞蹈风……”

  “格斯先生,我还是没听明白……”

  “帮我联系一下他,我想见见他。”

  “这个……”

  “有什么不对的吗?”

  “这个人,是好莱坞重点封杀的人物……”

  “好莱坞是电影,我们是歌坛,跟他们完全没关系,他们封杀他的电影,但美国的歌坛他们封杀不了吧?封杀……世界著名钢琴家,他们封杀得了?”

  “对……”

  “去联系吧。”

  格斯看完视频以后笑了起来。

  笑得很灿烂。

  ………………………………

  洛杉矶。

  导演工会。

  “什么?詹姆斯导演辞职了?”

  “等等,辞职了还跳槽了?”

  “天啊!”

  “他跳槽到那个华夏人的公司里了?他疯了吧?”

  “这……”

  “上帝啊,这新闻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为什么我感觉自己还活在梦中呢?”

  “……”

  …………………

  傍晚。

  陆远跟着王矜雪从宾馆里走出来。

  刚走出来的时候,瞬间看到数不清的记者围在宾馆前。

  他被吓到了。

  “陆远先生,您好,请问你要叫板整个好莱坞吗?”

  “陆远先生,请问你是怎么从派蒙那里将詹姆斯导演给挖过来的?”

  “听说你在好莱坞注册了一家“远程”公司,请问,您真的准备宣战了吗?”

  “听说你们签了十年合同,这是真的吗?”

  “詹姆斯先生的跳槽你们公司了吗?还是一次炒作?”

  “请问你是不是有詹姆斯先生的把柄?”

  “……”

  陆远又呆住了。

  他突然发现自己没办法回答什么……

  什么情况?

  詹姆斯跳槽了?

  跳槽到我的公司了?

  等等!

  我昨天才跟詹姆斯喝完酒,今天怎么跳槽我公司了?

  这谣言谁传的?

  我特么!

  公司都还没成立呢!

  这……

  好不容易绕开这些记者以后,陆远终于坐上了车。

  “陆远,你似乎看起来很茫然?”

  “矜雪……到底怎么了?我是真不知道发生什么情况了……”

  “我按你的要求,印了一份合同给詹姆斯,早上的时候詹姆斯签了。”

  “啊?我什么时候要求了?”

  “你请律师来不是要签合同吗?”

  “啊,我请律师是要帮詹姆斯要债啊……”

  等等!

  要债?

  我要什么债?

  詹姆斯这样的人物,他还缺律师?

  我……

  不对!

  我昨天晚上到底干了啥?

  我的智商被狗吃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