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630章 请你帮个忙行吗

  叶南弦觉得浑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沸腾着。

  他多么希望沈蔓歌可以认出自己,甚至可以当场和沈蔓歌相认,然后带她回家,但是叶老太太对她所做的一切,霍老太太的死都让叶南弦没有自信,也不敢惊动沈蔓歌。

  万一沈蔓歌这一次离开,他是否还能找到她?

  叶南弦不知道。

  他能感觉到沈蔓歌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越来越近的距离,甚至能够让他感觉到沈蔓歌的心跳声。

  叶南弦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的压制下自己想要和沈蔓歌相认的情绪,直接侧身站了起来,给了老板钱,头也没抬的离开了。

  沈蔓歌还有几步远就要到达叶南弦身边了,可是人却突然站起来离开了。

  她看着叶南弦离开的背影,真的很想冲上去,可是脑子是这么想的,但是双腿好像灌了铅一般的沉重。

  “沈姐,你认识那个人啊?”

  蓝熠好奇的问了一句。

  沈蔓歌摇了摇头。

  应该不是叶南弦的! 她转身有些失神的朝着车子走去。

  蓝熠见她这样,也不敢多问,连忙跟了上去,然后和沈蔓歌一起上了车。

  车子很快的开回了蓝家。

  蓝灵儿看到他们的时候连忙问道:“你带蔓歌去哪儿了?”

  “去腾云公司财务那里领工资啊,他们给沈姐的账单搞错了。”

  蓝熠连忙说道。

  蓝灵儿看了看沈蔓歌,发现她有点不在状态。

  “蓝熠,蔓歌怎么了?”

  “不知道,沈姐请我去吃饭,在大排档看到一个男人,沈姐可能认识吧,想要上前去看看,那个男人起身走了,然后沈姐就这个样子了。”

  蓝熠的话让蓝灵儿的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

  “那个男人长什么样?”

  “不知道,没看到正脸。”

  蓝灵儿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她来到沈蔓歌面前,问道:“蔓歌,你没事儿吧?”

  “没事儿,我有点累了,叶睿呢?”

  沈蔓歌用手语说着。

  蓝灵儿低声说:“在房间呢,刚睡着。”

  “我去看看他。”

  沈蔓歌说完就去了叶睿的房间。

  叶睿睡得香甜。

  来到蓝家之后,叶睿虽然还是有些自闭,但是情绪好了很多,也喜欢和蓝熠待在一起。

  沈蔓歌来到他的身边坐下,看着那张酷似叶南弦的脸,心再次疼了起来。

  本以为已经把他给忘记了,结果今天一个相似的背影就让她如此的魂不守舍。

  原来爱入骨髓之后,想要剔除掉是那么的难。

  她轻轻地握住了叶睿的小手。

  叶睿突然间睁开了眼睛,看向了沈蔓歌。

  沈蔓歌抱歉的笑了笑,打着手势和叶睿说抱歉。

  叶睿起身趴在了她的怀里,在她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躺下,小手紧紧地握住了沈蔓歌的手。

  沈蔓歌的心瞬间柔软了。

  曾经叶洛洛也是这样的,叶梓安反倒是很少这样的依赖自己。

  沈蔓歌已经强迫着自己不去想叶梓安和叶洛洛了,可是现在因为叶睿一个无意的举动,她再次想起了自己的一对儿女。

  把手机和微信换了之后,也不知道落落和梓安和自己联系了没有,更不知道现在叶南弦有没有在结婚。

  她强迫着自己不去想,不去看,不去打听叶南弦的一切,就怕自己承受不住,可是今天,思念就好像被撕开了一道口子,越来越大,越来越受不住了。

  她想叶南弦,想叶梓安,想叶洛洛,可是她不能回去! 沈蔓歌紧紧地抱着叶睿,紧紧地抱着,她觉得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觉得她还活着。

  人活着,有时候真的好痛苦。

  叶睿在沈蔓歌的安抚下慢慢的再次睡着了。

  沈蔓歌这才想起本来打算给叶睿买个小礼物的,居然因为那一个熟悉的背影全部忘记了。

  她叹息了一声,将叶睿放下,拉过被子盖好,然后一个人出了蓝家,去了外面最大的商场。

  叶南弦不着痕迹的跟在沈蔓歌的身后,看着她进了蓝家,又出来了,然后去了最大的商场,也悄悄地跟了上去。

  沈蔓歌来到儿童玩具区。

  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买玩具了。

  叶梓安从来不会玩四岁孩子该玩的玩具,叶洛洛倒是喜欢,可也只是一些芭比娃娃。

  沈蔓歌真的额不知道该给叶睿买什么好。

  导购员看到沈蔓歌过来,连忙热情的招呼着。

  “这位太太,请问你想给你的孩子买什么玩具吗?”

  沈蔓歌看着导购员,有些不知所措。

  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表达,毕竟很少有人看得懂手语。

  这也是她不怎么喜欢出来的原因。

  以前都有蓝熠陪着,她也没觉得什么,只要安静的站在那里就好,如今自己一个人,看着导购员期望的眼神,沈蔓歌张了张嘴,最终没有说出话来。

  她打着手语,想要表达自己的意思,可惜导购员看不懂。

  导购员在发现沈蔓歌是个哑巴之后,态度就有些不一样了。

  “切,原来是个哑巴!哑巴也来买东西啊?

  你要买什么,自己看吧,看好了直接拿过来结算就好了。

  真特么的晦气。”

  导购员以为逢哑必聋,既然沈蔓歌是个哑巴,那肯定也听不到,所以毫不顾忌的说着。

  沈蔓歌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被人这样当众的侮辱,沈蔓歌不是没想过,但是真的亲身经历了,她还是感觉犹如当众一巴掌甩到了自己的脸上,那种难堪简直没办法用语言表达。

  “李丽,你怎么不给人家介绍玩具啊?

  你这个月的业绩可不怎么好,这好不容易来个买玩具的,你怎么还回来了?”

  其他的导购员不明所以,看到李丽回来,不由得问了一句。

  李丽嘲笑着说:“一个哑巴,还不知道能不能买得起玩具呢,瞧她穿的倒是人模狗样的,刚开始我还以为是个阔太太,现在看开,指不定身上穿的是高仿货呢。

  有些女人啊,就是爱慕虚荣。”

  李丽自己揣测着,和周围的导购员大声地说着,丝毫不顾及沈蔓歌的感受。

  沈蔓歌突然觉得难受极了。

  她仿佛一夕之间从一个正常人被剥离了一般,这种被人嘲笑鄙视的眼神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她告诉自己,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以后的余生她可能还要继续承受这样的嘲笑,但是心里还是疼的难受。

  幸亏她离开了海城,离开了叶家,不然的话,梓安和落落会因为她承受多少嘲笑呢?

  沈蔓歌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她告诉自己,不要在意别人的眼光和话语,权当自己听不到,但是李丽他们的话还是只字不漏的传到了沈蔓歌的耳朵里。

  这个地方真的让她觉得有些压抑和窒息。

  她只能快速的转头,朝着卫生间走去,只不过步子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叶南弦看到这一幕,眼神沉了下来。

  他的妻子居然被一个小小的导购员给欺负了! 这要是以前,沈蔓歌绝对不会这样忍气吞声的,可是现在她居然就这样走了。

  叶南弦心疼的要死。

  他掏出手机打给了宋涛。

  “马上把嘉禾商场给我收购过来。”

  “嘉禾商场?”

  宋涛有些诧异。

  这个商场的营业额很好,对方也没有要出售的意愿,他不知道叶南弦为什么要收购嘉禾商场。

  “叶总,嘉禾商场怎么了?”

  “里面的店员欺负了蔓歌。

  把嘉禾商场收购过来,过到蔓歌的名下。

  “ 叶南弦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宋涛有些欲哭无泪了。

  原本一个经营的好好地商场要收购过来,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可是听叶南弦的意思,他巴不得现在嘉禾商场的当家人就是沈蔓歌。

  宋涛叹息了一声,认命的去执行命令去了。

  沈蔓歌跑到了女厕所,叶南弦自然是不能跟进去的,但是他恨担心沈蔓歌的情绪。

  就在这时,一个女顾客要去卫生间。

  叶南弦连忙拦住了她。

  “这位女士,请你帮个忙行吗?”

  叶南弦长得很帅,穿的也不错,自然让女士停下了脚步。

  “帅哥,什么事儿啊?”

  “是这样的,我一个朋友在里面情绪不太好。

  她因为事故暂时不能说话,刚才被人给欺负了,我怕她哭,你能不能帮我进去看看,劝劝她。

  当然,不要告诉是我让你这么做的,就当你刚才无意间看到了,所以才去安慰她的成吗?

  这里有一万块钱,算是我给你的答谢费。”

  叶南弦说着就从口袋的钱包里把钱拿了出来。

  女士看到这么多钱,自然是乐意帮忙的。

  她兴高采烈的收下了钱,笑着说:“里面的女孩子是你的女朋友吧?”

  “她是我妻子。”

  叶南弦的话让女士楞了一下,不过也没有再问其他的。

  女士进了卫生间以后,并没有看到哭泣的女人,只有沈蔓歌一个人站在梳洗台前洗手。

  她低着头,女士也看不清她的脸,自然不知道沈蔓歌是不是在哭泣。

  女士快速的走了过来,问道:“美女,你刚才有没有被人欺负呀?”

  沈蔓歌猛然抬头,眼底诧异的表情让女士知道自己猜对了。

  她笑着说:“人这一辈都不容易,何必在乎别人的看法是不是?

  只要自己觉得可以,不要管别人怎么说。

  哎呀,我这个人也不会安慰人,你别难过了就好。”

  沈蔓歌觉得眼前这位女士说话有点意思。

  她想要询问女士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毕竟大家都不认识,可是她还没开口,就看到女士打开钱包,乐呵呵的看了一眼里面的钱。

  沈蔓歌瞟了一眼,那是一沓钱,怎么说也有一万了。

  难道是谁给她钱让她这么说的?

  沈蔓歌顿时疑惑起来,并且快速的打开卫生间的门朝外面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