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百六十章 打死者有赏

作品:护花医仙在都市|作者:老白神|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8-12-29 20:00:22|下载:护花医仙在都市TXT下载
  陈少天从嗓子发出了一个低声的怒吼,然后大声的发号施令起来:“陈家院的人给我盯好了,今天咱们就跟着这秦修生对着干,咱们给他往死里打!打死他的人有重赏,参与打他的每人奖励十万,大家都给我加把劲,我今天踏马的不要活的!”

  一听到有重金奖励,本来就一直守在门口的那几十号陈家手下更是激动万分。

  秦修生听的真实又好气又好笑感觉吗。

  怎么有一种微商在给大家洗脑的感觉?

  只是现在的主要洗脑的东西,就是自己而已。

  “来吧,那就试试看吧,看看你们谁能得到那笔大奖,我倒是也是十分的好奇呢!”

  秦修生站下身,回过头。

  只见这五十多号人,面对着秦修生这和行走的人民币,纷纷如同饥饿的野狼一样,尖叫的冲上前来,瞬间这刚刚还算安静的陈家大宅一下子就变得热闹异常。

  秦修生站稳了脚跟,看着自己眼前一个接着一个汹涌而上的人,淡定的看着蜂拥而上的人,呼的一下子一跃而起,站在了办公桌上,高高在上的看着下面的人乱作一团的样子。

  人们扑了个空,然后纷纷回过头来看着这个秦修生跑去了哪里。

  “别找了,我在这呢。”

  秦修生笑道。

  “你踏马的耍我们!上啊!”

  陈少天指着办公桌上的秦修生咆哮着。

  一群人又转过身,像是闻到了花蜜的马蜂,纷纷朝着秦修生跑去。

  可秦修生怎么能是这么轻易的就被抓住的。

  他站在桌子上,看准了最先冲上来的那个大块头,轻松一跳,就站在了他的肩膀上,那大块头突然的肩膀这么一沉,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膝盖跟着地面发生激烈碰撞的那么一瞬间,仿佛都能听到骨头碎裂的声音,响彻着那个大块头的哀嚎。

  “啊!”

  一声惨叫并没能引起人们现在的重视,纷纷都继续朝着秦修生的方向跑去,想要将这个秦修生拿下。

  若是真的能将他置于死地,那么得到的岂止是钱那么简单,更重要的是在陈家的身份和地位,甚至在高新市的一席之地。

  毕竟,不是谁都能再陈家人面前长脸的。

  秦修生见那大块头已经跪下,弯下身去托起他的一只胳膊,然后将他伦在半空中。

  毕竟块头大,但是在看上去还算是瘦弱的秦修生的手里,却也是被转的像是个陀螺一样,在半空中不停的挥扫着画着半圆,冲上前来的人们被这么一打,纷纷的朝后退了几步。

  秦修生见状,随手将那大块头又是扔在了人员密集的地方,只见那块的人还来不及躲闪,就已经被砸的哀嚎一片。

  “都想啥呢?就这么点事儿就给你们难住了!废物!赶紧的给我上啊!”

  陈少天看着现在的这个情况,气愤不已,自己却是又不敢朝前走去,只得指挥着手下朝着秦修生使劲。

  “来吧,我也是好久没有活动筋骨了,赶紧打完架我好回医院,我女朋友还在等我呢。”

  秦修生晃了晃脖子,发出嘎巴嘎巴的响声,然后俯下身,伸出了一根手指,对准了自己眼前的那些对待自己跃跃欲试的人。

  “过来啊!小杂碎们!”

  见到秦修生如此嚣张,这更是陈少天手下难以忍受的。

  “今天必须打死秦修生!”

  喊着口号,振作了精神,又都继续的朝着前面冲了过去。

  秦修生看准了一个人的下身,然后伸出一拳,狠狠的打了下去,那人还没等伤害到秦修生的一丝一毫,就已经痛的跪在地上,其余的几个人也如法炮制。

  毕竟,下体的疼痛可是要比其他肉体上的疼痛来的狠的多。

  “哎抠眼睛也做过了,毕竟还不想让你们这些垃圾在去我们医院祸害我们的护士了,伺候你们这样的人会给他们带来很大的工作量。可是光用断子绝孙拳,似乎也没什么新意,不如……来点新的花样?”

  秦修生随手从口袋里掏出了自己的祖传小银针,笑嘻嘻的看着眼前的这些人,还未等他们反应过来,秦修生弯下身去,做出了一个要冲刺的姿势,然后随手一抛,手里的几十根银针就好像是涨了眼睛,听懂了命令一下,一根一根。

  准确无误,一人一根,不多不少,雨露均沾。

  就连那个一直都在那里叫嚷着要给秦修生好看的陈少天,脸上也被扎了一根。

  陈少天脸上僵硬,看着自己脸上那根明晃晃的银针,不由得觉得自己嘴巴都跟着一酸,似乎半边的脸已经开始有些动弹不了了。

  再看周围的那些手下,银针也纷纷扎在了不同的地方。

  有的已经是七翘流血,有的干脆被钉在那里。动弹不得,本来刚刚还叫嚷着要给秦修生颜色看看的手下,此时此刻就好像被人拴在树上的小宠物,动弹不得。

  “秦秦秦修生,你……你这整的啥玩意?这是什么东西!这玩意踏马的扎在我的脸上我毁容了怎么办啊我还没找对象呢,你赶紧给我弄下去!”

  陈少天吓的嘴巴都有些不会动了。

  “别啊!不会动还不好,别着急啊!你不是让我体验体验地窖的吗!走,我带你们去看看!”

  说着秦修生就笑着朝着陈少天做了个个鬼脸。

  四处环顾了一圈,在这个四楼办公室的角落处,有一个明晃晃的电梯,看样子那就可以去哪个传说中的陈家地窖了吧。

  秦修生想了想,然后将这些已经被针扎住动弹不得,或者干脆被自己打到无法动弹的人都挪在了电梯一旁,然后准备将这些人挨个的送去地窖。

  “你踏马的又在打什么坏主意!诶秦修生,我现在就想知道,你到底是人是鬼啊,怎么我整这么多人都打不过你呢?”

  陈少天一脸惊恐的看着自己脸上的针,双手试图将那针扒出,但是那根针似乎是已经长在了自己的肉上,稍微动一下,都让自己觉得疼痛不已。

  “我是人是鬼,咱俩打了两次架了,你还不知道么。”

  秦修生笑道。

  其实这些人,现在扔在陈一龙的办公室也是可以的,在怎么这也要给陈一龙一个教训不是。

  但是现在,秦修生突然玩性大发。

  不是说要给我打的半死不活,不是说要给我弄到地窖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