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535章 洞房花烛

作品:毒宠小谋妃|作者:南边阿籽|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6-12 20:31:27|下载:毒宠小谋妃TXT下载
  “你母亲当真是越来越过分了。”慕容恺的脸色很不好,对一旁的慕容皓说道,“娇娇和慕容府离心,说到底还是你母亲总是做出些出格的事情来,否则也不会闹成这般模样。”

  慕容夫人还真当元娇娇是个好拿捏的小姑娘而已,只是元娇娇向来都不在乎慕容府的任何东西。

  所以这才让慕容夫人有些恼怒了。

  慕容皓听到父亲这般说,眸子微动,他自然是知道母亲对于元娇娇,还是有一种无法接受的心理的。

  养了那么多年的女儿,突然又冒出来一个一样的,又怎么可能会一视同仁?

  只是母亲的做法,实在让人寒心。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只是碍于慕容恺的身份,到底没有人敢上前多说什么。

  慕容恺怒气冲冲地甩袖离去。

  慕容皓仍坐在席间,在听到新娘子到的时候,面色终于恢复如常,和人群一同朝着前院而去。

  看着自己的妹妹和段无瑕拜堂成亲,成了段家的人,那座在主位上的元老夫人和段家双亲眼里满是温柔和喜悦,他知道这些人是真的疼爱娇娇的人。

  他们对于娇娇的关心,原比慕容府这些有血缘的人更甚。

  一时之间,慕容皓的心里莫名有些酸涩,却又为她感到高兴。

  礼成之后,新娘子便被送入了新房,众人闹哄哄一片,特别是大理寺里的人和武将世家里的公子哥们,一个个都过来找段无瑕敬酒,以往这个冷面少卿办案的时候都是冷着一张脸,难得他成亲了,众人自然要好好闹腾一番。

  只是没想到段无瑕找来的几个哥们都是极为能喝,再加上三皇子和暄王之流,旁人也不敢太过放肆,所以整个婚宴下来,段无瑕倒是没有喝多少。

  元娇娇在喜房里等了许久,眼看着天色已黑,她倒是觉得无聊得很,因为早上的时候起得太早,这个时候反倒是困得快睁不开眼睛了,不知道段无瑕什么时候过来,索性直接闭上眼睛。

  迷迷糊糊之中她听到了旁边丫鬟说话的声音,睁开朦胧的眼睛,就看到了盖头下一双已经走到了自己面前的脚。

  “让你久等了。”

  段无瑕的声音有些低沉,在元娇娇听来确实格外的悦耳。

  他拿着一根金杆将她的盖头掀开来,露出了一张精致的小脸,细细弯弯的柳叶眉满是风情,那殷红的唇更是平添了几分媚色,特别是那双灵动流转的双眸,让人更是挪不开眼。

  看见段无瑕失神的模样,元娇娇说道眨巴着眼睛问他:“有这么好看吗?”

  段无瑕回过神来,这才发现周围的丫鬟和喜婆正捂住嘴巴在偷笑呢。

  他对元娇娇点了点头,温和道:“很美。”

  喜婆在一旁说着吉祥话,一边催促着新人赶紧喝下交杯酒。

  元娇娇正欲站起来,但是因为刚才的困倦,这一站起来倒是有些恍惚,有些踉跄,却被段无瑕稳稳地扶住了。

  “小心。”段无瑕提醒道。

  紫苏端着两杯酒上前,段无瑕将酒杯拿了起来,一杯递给了元娇娇。

  元娇娇抬眸看着段无瑕,发现他的脸上有些微红,便问道:“你刚才是不是喝了很多酒了?”

  段无瑕摇头,其实也没有多少。

  喝下了交杯酒,喜婆和一些丫鬟已经退了下去,元娇娇终于松了一口气,急忙让紫玉将头上的凤冠给取下来,这才揉了揉脖子。

  洗澡之后换上了一身薄薄的红色亵衣,元娇娇这才感觉到自己似乎是又活过来了。

  紫苏和另一个丫鬟识趣地退了出去,关上了房门,整个房间里只剩下了元娇娇和段无瑕两个人。

  段无瑕洗了澡,正从屏风后出来,却发现房子里安静非常,他走到了床边,这才发现元娇娇已经睡着了。

  他有些哭笑不得,不过看她的模样确实是太累了,只能无奈地摇头,便将她轻轻抱起,放入了床的内侧,轻轻给她盖上了被子,随即躺在了她的身侧。

  元娇娇睡得很浅,一有动静就已经醒过来,睁开眼睛看着睡在自己旁边的段无瑕,先是一愣,随即想起自己已经成亲了。

  她张开了双臂抱住了段无瑕,笑道:“夫君。”

  她的声音软软的,带着丝丝的笑意,酥酥麻麻的让段无瑕的心里猛然一颤,随即唇角不经意地扬起了笑意,将她一下子拥入了自己的怀中……

  段府娶亲倒是热闹,与之相比起来,厉府可谓是门庭冷清,来的人并不多。

  厉霄云早就和厉家分家,曾经的那些族人对他和厉夫人苛责过不少,自从厉霄云当上了都尉之后就再无联系,生怕厉霄云会找麻烦,这次厉霄云成亲,不过都是送了些礼物过来,宾客少之又少,大部分还是巡卫营里来的下属。

  不过厉霄云并不在乎这些,只是按着流程将冯黛娶进了门。

  厉夫人倒是高兴不已,只是冯父却是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虽然难以接受,可是厉霄云说过不会让冯黛受苦,他也只能认了。

  冯黛是有些害怕厉霄云的,可是她能感觉到厉霄云对自己的忍让,只是不知道这样的忍让能够持续到什么时候。

  至于同一日成亲的沈府,虽然热闹,但是沈青逸却是一副并不高兴的模样,仿佛并不是娶亲,而是丧妻的感觉。

  众人知道这门亲事是怎么来的,倒是没有多说什么。

  五公主在新房里等待了许久,已经疲惫不已的她实在是忍不住,便让自己的婢女去催沈青逸。

  过了许久,沈青逸这才慢悠悠地来到了新房之中,身上还带着一股浓浓的酒味。

  一旁的婢女出言提醒道:“驸马爷,该掀盖头了。”

  “你们出去吧。”沈青逸没有理会,直接开口对屋子里的人说道。

  下人们面面相觑,只能都退了下去。

  整个房间里安静了下来,五公主见沈青逸迟迟没有动作,便出言道:“夫君,帮我掀盖头吧。”

  她已经坐了许久,早就已经等得不耐烦了,若是在平日里,她早就大发雷霆开始训斥人了,只是今日是她的大喜之日,她也不想在沈青逸的面前留下不好的印象。

  沈青逸却是没有任何的动作,开口道:“你不用等我,你若是困了,就早些歇息吧。”

  他说完起身,正要朝着外面走去。

  五公主心中一急,便将自己的大红盖头给扯开来,目光看着眼前穿着红色喜服的沈青逸,开口道:“夫君!你这是何意?”

  她的心里已经满是怒意,可是看着面前的沈青逸,她却只能将心中的不满给压下去,语气里满是委屈。

  沈青逸转头目光看向了五公主,说道:“公主,你不正是想让我娶你吗?如今你的谋算已经达成,我们已经成亲,想必正合你的心意。但是公主应该清楚,自始自终,在下都并没有想要娶公主。所以从今往后,我并不会对公主坐任何出格的事情,也请公主高抬贵手,放过在下。”

  他的语气很冷,说出来的话也很伤人。

  五公主愣在原地,怔怔地看着沈青逸,一时没反应过来。

  看到沈青逸漠然的眼神,终于将她给激怒了:“沈青逸,你现在是我的驸马!你这么对我,就不怕我去告诉父皇?”

  沈青逸说道:“公主若是可以,就去找皇上求一份和离书,或者把我关入大牢,在下也甘愿受罚。”

  “你就这么不待见本公主?”五公主死死地盯着沈青逸,咬牙切齿地说道。

  原本她以为,只要成了亲,就算是沈青逸对自己不能死心塌地,可是也会忌惮自己的公主身份,还能压他一头,让沈家投靠皇兄,可是现在看来,和想象之中的完全不同。

  沈青逸看着五公主,说道:“公主放心,在下自然会好好对待公主,将公主奉为上宾,不会亏待公主的。”

  听到沈青逸这话,五公主是彻底怒了:“放肆!”

  沈青逸却是没有在意五公主的脸色,直接抬步就离开了房间。

  五公主见他居然就真的毫不犹豫就离开了新房,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手也紧握成拳,怒视着他离开的方向,随即将手边的一个花瓶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砰”的一声巨响,让守在外面的丫鬟婆子都吓了一跳。

  刚刚看见驸马爷出去,这公主就发了如此大的脾气,看来刚才公主和驸马刚才是吵架了。

  在洞房花烛夜里吵架,新郎倌还离开了,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丫鬟们急忙走进了房间,看见那原本准备的交杯酒还好好的放在那里根本没有被动过。

  “公主。”几个丫鬟急忙上前行礼。

  五公主怒瞪着几个丫鬟,问道:“驸马有什么侍妾或者通房丫头?”

  一个婆子低头说道:“回公主,府中只有一个陈姨娘,并无其他侍妾和通房丫头。”

  听到婆子提起陈七,五公主怒火更甚,想到了那日与她一同落水的女人,后来还先她一步入了沈家。

  五公主微眯起了眼睛,说道:“我们去见见陈姨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