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753章 伤的很重

作品:重生女首富:娇养摄政王|作者:温流|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5-24 03:30:24|下载:重生女首富:娇养摄政王TXT下载
  第753章伤的很重

  谢琦说到一半的话就此嘎然而止,他侧目看向了夜离身后的书生,一时忘了要说什么。

  夜离却被问的有些心浮气躁起来。

  以前也没敢问她谢琦是谁,哪怕真有人吃了熊心豹子胆敢问这么一句,夜离也能理所当然的答一句,“我的人。”

  可如今。

  谢琦不再是跟着她身边喊“主人”的小傻子,他是谢家的五公子,有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兄长,有关怀备至的亲人。

  唯独……同她没什么干系。

  夜离微微蹙眉,不悦道:“你吃饱了撑的啊?他是什么人关你什么事?”

  纪凌顿时无言:“……”

  “离离。”谢琦轻轻喊了她一声,习惯性一般帮她打圆场,朝那书生问道:“在下姓谢,单名一个琦字,是离离的……”

  他说着微微一顿,侧目看了夜离一眼,才继续道:“家人。”

  夜离闻言,不由得蹙眉问道:“谁是你……”

  她正说着话,谢琦抬手用衣袖擦了擦她额间的细汗,语调越发的温和的可亲,“这些天有没有好好吃饭、好好睡觉?”

  饶是夜离满心不悦,也被他这温柔和煦的模样搞得有些晕头转向。

  她假咳了两声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奈何谢琦离她极近,一双清澈如水的眸子专注无比的看着她。

  哪怕是神仙也挡不住。

  更何况,夜离压根不是神仙。

  她偏过头,有些不太自然的开口道:“你问这么多干什么?我都不要你了,你还眼巴巴的跟来,你、你莫要以为学你长兄那般不要脸,我就会心软,我……”

  其实夜离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说什么了。

  索性就住了口。

  四周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是。”谢琦俯首,微微笑道:“是我眼巴巴的跟来,想让你心软,让你继续想着我念着我,上哪都带着我。”

  “你……”

  夜离怎么没想到,一向脸皮极薄的谢琦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她有些震惊的看着眼前的青衣公子,“谁教你说这些话的?”

  谢琦这话虽然说得挺顺,但是脸皮薄,此刻已微微泛红。

  四哥说这世上姑娘都爱听甜言蜜语,若是喜欢一个人,就要豁得出脸去,把你知道的所有好听的话都说给她听。

  没有哪个姑娘是好听的话哄不回来的。

  一句不成那就两句。

  要是两句还不行,那就十句八句百来句呗。

  夜离见状,一手摁在腰间软件的剑柄上,气的要跳脚,“哪个混账把你教成这样的?”

  谢琦怎么也没想到她会是这个反应,不由得无奈唤道:“离离……”

  “是不是谢万金?”夜离都不用这么想就知道肯定是谢四那厮,“谢四把我师兄带成那个样子就算了,怎么还把你教成了这样?我前两日怎么就没砍了他?!”

  谢琦无奈的笑,“不管四哥的事。”

  夜离都懒得同他争论,冷声道:“你以为你说不管他的事,我就会相信吗?”

  她这般说着,心里已经开始琢磨一定要找个机会好好的教训谢万金一顿。

  就算不能砍他,就得狠狠的揍一顿。

  只要不打脸,师兄就不会知道。

  谢四那厮要脸的很,肯定也不好意思同别人说被她打了。

  偏生这时。

  谢琦缓缓道:“是我想说给你听,离离……你不喜欢么?”

  “我……我喜欢你个头啊!”

  夜离着实有些招架不住这样的谢琦。

  她特别想问问他时不时吃错药了?

  还是先前的药忽然停了,有什么副作用?

  可谢琦眸色清明的很,一点都不像是昏了头的样子。

  但是夜离自个儿有些昏昏然,强自撑住了,抬头看着谢琦,冷声道:“我不管是谁教你说这些乱七八糟的话,你同谁说就同谁说去,别来找我!我已经……”

  她说着忽然转头,一把将身后的纪凌拽了出来,“我已经收了他,以后同他一起住,一起行走天下,以后都用不着你了,谢琦,你从哪来回哪去,别来烦我!”

  谢琦眸色如墨的看着她,一时没有开口说话。

  冷不丁被拽上前的纪凌本来就是满身都是伤,这会儿站都站不稳,整个人都往谢琦身上栽。

  夜离刚说了气话,结果用力过猛,愣是没拽住纪凌,眼睁睁的看着谢琦伸手把这书生扶住了。

  五公子温声问道:“你还好吧?哪里疼?”

  纪凌:“……”

  太守府门前围观的众人:“……”

  这场景好像有点不对。

  夜离刚要开口说话,就听谢琦又道:“公子身上伤势甚重,若是不及早医治,恐有性命之忧。”

  纪凌原本还只是觉得伤处疼,这会儿听到这话,顿时觉得呼吸都有些困难了,“性、性命之忧?”

  谢琦一本正经道:“我曾学过些许医术,若公子不嫌弃的话,我可……”

  他的话还没说完,右手就被纪凌的双手握住了。

  书生双眼含星,“那就有劳公子了!”

  “哎哎哎……”夜离在一旁越看越觉得不对劲,忍不住开口打断道:“我在这站着呢,你们干什么?”

  她深深的觉着自己若是再不开口说话,这两人都要一见如故结拜为兄弟了。

  谢琦扶着纪凌站稳,而后转头看向夜离,“离离,我本不应该在此多留,但是这位兄台身受重伤,我既看见了,就不能见死不救。”

  “得了吧你。”夜离道:“他这点伤压根死不了人。”

  若是纪凌的伤真有那么重,怎么可能从村里驾着牛车进城还好好的,也就是谢琦大惊小怪,把事说的这么严重。

  纪凌看了看夜离,又看了看谢琦,低声道:“啊……我这伤确实挺重,腿软……站、站都站不住了。”

  他说着,人就往后倒。

  谢琦眼疾手快的把人拉住,“兄台家住何处,我先送你回去再把脉医治。”

  纪凌道:“劳驾,东街巷口左手边第十六户就是我家。”

  “好。”谢琦应声的功夫,已经蹲下身把人背了起来。

  身后一众青衣卫都没机会上前效劳。

  夜离见状,更是瞪大了眼睛。

  这都什么事啊?

  谢琦一边背着人往前走,一边温声道:“离离,你随我来。”

  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