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七〇章 桃家三姐妹

作品:如意小赘婿|作者:木小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2-26 08:04:08|下载:如意小赘婿TXT下载
  你一个大老爷们,午休的时候钻进我的被窝,反倒跟我凶?

  便宜都让你占了......

  太过分了!

  房中的妆台铜镜、纱帐绣榻等,无不华美讲究,四壁白涂,只悬了几副字画,壁上与圆柱、屏风等俱都飘着股兰桂清香,淡而不呛。

  不知从何时起,桃夭将喜爱华丽的物件转换到简约优雅。

  房间内,顾北眼神游移,不敢跟面前的两个女人对视。

  太尴尬了......

  桃夭唇角微微挑起,神情似笑非笑,一双秀美清澈的眸子盯着顾北,上上下下的不住打量。

  本该扑上去亲吻一番,表述几日相思之苦,可是现在......

  桃夭哭笑不得。

  这个臭男人,居然钻进了姐姐的被窝......

  一旁的秀美佳人,紧紧咬着红唇,一双氤氲着水雾的眸子,幽怨的暼着顾北,心里却是砰砰的跳个不停......

  冤家啊,这可让我如何是好?

  房间里的气氛很尴尬......

  桃夭两姐妹只相差一岁,昏暗的房间里,看着两张略有相似的如花面容,确有一种蒂莲花的美好。

  相比于桃夭的外表娇媚内心刚烈,桃苓则多了一份温婉柔弱,似乎面对任何事情都不会去强烈的拒绝,颇有些逆来顺受的楚楚娇弱。

  如此气质,再配上那一张丝毫不逊色于桃夭的花容月貌,的确更令男人不由自主的产生一种征服的欲望......

  三人对坐无言,良久,桃夭抚掌说道:“好啦!困死了,先午睡一会,有什么话等下再说,现在都休息一下。”

  闻言,桃苓如蒙大赦,站起身垂着头,就钻进了卧房。可随即便意识到不对劲,顾北都来了,自己又跑进这间卧房算是怎么回事儿?

  感觉像是自己送上门似的......

  桃苓俏脸通红,赶紧又转了出来,一抬眼,正巧碰上顾北望过来的讶然目光,顿时羞窘得无地自容,连耳尖都红透了,期期艾艾的问道:“夭夭......姐姐睡哪儿啊?”

  桃夭亦感到好笑,一贯淡定自如的姐姐,怎地如此失态?不由得含嗔带怨的扫了一眼顾北,上前扶着姐姐的手臂,娇声说道:“要不就先在外间将就一下吧......”

  卧房分里外屋,里间是正卧,外间是侍女所住的地方,不过顾北突然过来,小翠又出门办事去了,周围丫鬟也被屏退找不到人带姐姐去客房,她现在浑身跟长草似的,那还顾得了那么多。

  按说,姐姐初次登门,是应该自己陪着的,但是实在是思念顾北得狠了,以前还不觉得,现在只要一想到那画面,心里像是有团火似的,恨不得将顾北搂在怀里好生恋爱一番,又哪里顾得上姐姐?

  桃苓却没想那么多,她只想赶紧离开顾北的视线。

  只觉得似乎顾北的每一眼,都能令她身上引起一阵颤栗,像是有无数的虫子在身上爬来爬去,坐立难安......

  桃夭将姐姐在外间安置稳妥,反身走进里间的时候,发现顾北已然躺在床上。便除去衣衫,自己也上了床,将娇小丰腴的身子紧紧的依偎进顾北怀里,闻着他身上带着汗味的体味,只觉得一股心安。

  “唉,你说,你姐姐会不会生气啊?”顾北有些心虚的问道,虽然自己是无意的,可毕竟占了人家的大便宜,现在想想,手中似乎还残存着那股温软饱满的感觉,尤其是手指尖,似乎还......

  太尴尬了!

  桃夭嗔怪的在她腰间掐了一把,“你这人也真是的,怎么那么毛躁,连看都不看就下手,太过分了!”

  顾北苦笑道:“我哪里知道你的床上还藏着个大活人?”

  听见这话,桃夭顿时又羞又恼:“说什么呢?奴家怎会是那样的人......”

  这话里的歧义可是太明显了,桃夭不接受。

  感觉到桃夭不爽了,顾北嘿嘿一笑,翻身压了过去,一双大手,肆意地揉捏起来,轻笑道:“夭夭,乖些,让本县男疼疼。”

  桃夭啐了一口,斜睨着他,红着脸道:“快休息一下,看你满脸疲惫的......”

  顾北心里装着邪火,他来可不是来睡觉的,吻着那白腻的脖颈,含糊道:“瞧不起人呢?本县男都快憋爆炸了,不信你摸摸......”

  “谁稀罕摸,又不是什么宝贝!”桃夭咬着嘴唇忍不住反驳道,身子却不争气地软了下来,竟也有些迫不及待了。

  顾北把手探向光滑柔软的小腹,滑了下去,只摸了几下,就把手指凑到鼻端,轻声道:“是香的!”

  “下流!”

  桃夭眸光如水一般荡漾,臊得满面晕红,把头转向旁边,强忍着心中的火热,摸了摸顾北略显疲惫的脸蛋,怜惜的说道:“好好睡一会,等下次来,奴家好好伺候你......”

  被拒绝了几次,顾北心中的火焰渐渐熄灭,疲累不可遏制的席卷全身,便不再做坏,紧紧将桃夭柔软丰腴的娇躯搂在怀里,闭着眼睛,迷迷糊糊问道:“你姐姐怎么来了?再说,你中午去了哪里?”

  “姐夫去世的早,姐姐独自一人带着孩子,很是辛酸。前些时日,奴家一个哥哥,染上了赌博,惦记着姐姐的哪点嫁妆,姐姐被气得直哭,却又不敢拒绝,便到奴家这里来躲避一阵。”

  桃夭语声轻柔,轻轻叹息着,述说着姐姐的凄惨遭遇。

  桃苓出嫁令阳武,育有一子。令家曾经是杭州府有名的富商,可惜家道中落,令阳武早殇后,桃苓便带着孩子度日,可惜令家早已败落,只能依靠早年的嫁妆维持生计。

  “刚刚奴家睡下,却有下人来报,桃醉居有人闹事,所以奴家一时担心,便赶去......”

  桃夭娓娓道来,却没有得到顾北的回应,抬头一看,顾北已然微闭双眼,沉沉的睡了过去。

  桃夭莞尔一笑,在顾北的怀里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也渐渐进入午睡。

  而此时,隔壁的房间里,桃苓在蜷缩着身子,俏脸绯红,想起刚才的事情,又羞又恼,还有些无可奈何。

  直到现在,她还没有弄清,到底是一场误会,还是这位县男准妹夫故意为之,趁着自己熟睡,偷偷摸进房间,借机调戏。一想到那只火热的大手在自己身子上不停的探索,就不由得夹紧了两条修长的玉腿,只觉得一股热流在身子里窜来窜去,似乎想要寻找一个缺口倾斜出来,脑子里乱糟糟的,失了神智,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渐渐的,隔壁的声音终于小了起来,房间恢复了安静,桃苓却无一丝睡意......

  抱着枕头,蹙眉沉思着,想象隔壁妹妹如今幸福安宁的生活,再想想自己那个早死的丈夫,还有一个孩子,不禁有些黯然神伤,暗自垂泪。

  这样坐了不知多久,无边的困意袭来,她终于坚持不住,就歪在床上,酣睡过去。

  不知何时,却做了个怪梦......

  梦到一个光溜溜的身子,爬上床来,对自己上下其手,她想喊,却无法发声,想挣扎,却使不出半点气力,只能眼睁睁地望着对方,任其轻薄。

  初时尚有些愤怒,渐渐的,在对方娴熟的挑逗之下,那身子便打熬不住,如洪水般泛滥起来,两人变着花样,尽情地宣泄,如饥似渴地索求着,完全迷失在疯狂的浪潮里......

  正酣畅淋漓的满心欢喜时,忽然一缕明悟在脑中闪现,这可是在妹妹家里!

  猛然推开那人,大声喊道:“县男,不要!”

  一句话脱口而出,人却惊醒了。

  桃苓错愕地睁开眼睛,却发现卧室里空空荡荡,只有她一人躺在床上,被子已被蹬开,有些凉意,而房间的光线越发昏暗了。

  “原来只是一场春夢......”

  桃苓悄悄拥被坐起,轻吁了口气,意犹未尽之余,也有种难言的窘迫,自己真是不知羞耻,怎会做这样毫无廉耻的梦?难道是孤独得太久了?

  轻轻蜷起双腿,却发现桃源处已经湿得一塌糊涂。

  桃苓紧紧咬着嘴唇,羞愧欲死......

  天黑时,顾北方从沉睡中惊醒,看了一眼时辰,便急急忙忙起身穿好衣物。

  桃夭想要起床服侍顾北更衣,却被顾北摁回床上,笑着道:“夭夭,你好好歇息,我过几天再来看你。”

  “好吧!”桃夭很不情愿翻个身,趴在被子里,一头乌压压的秀发披散开来,愈发显得肤白如雪、脸容娇美。

  顾北亲了她一口,推开房门走了出去,留下痴痴看着他背影的桃夭。

  出得房门,萧然等一干家将早已等着,见到姑爷出来,萧然扶着他上了四轮马车,一行人出了柳府,往白府方向行去。

  头两日顾北还去小溪钓钓鱼,觉得没有意思后,又去高楼巡视。

  高楼的进展很快,再有月余时间便能竣工了,高楼的设计也是让他相当满意。

  之后几日,洛北港、桃醉居、庄园的建筑工地,他都去转过了。

  最后他也很少出门,躲在院子里陪娘子。

  不过宅在府里,除了陪伴娘子外,最让顾北难受的是太无聊了。

  要说在二十一世纪,顾北也算半个宅男。学校放假的时候就呆在家里,打打游戏,看视频或者上网看小说《我有一书可入梦》,也不觉得无聊。

  但这几日,白天白洛诗带着晴儿去了后院,他就发现大夏实在是太无聊了,严重缺乏娱乐活动。

  想打麻将吧!发现他们都不会,还得制作,顾北就一阵泄气,百无聊赖的躺在后院躺椅上发呆。

  也不知道娘子是怎么习惯的......

  想想习惯于各种现代设施的人,穿越到大夏后,没有小说看,没有电视、没有游戏、更没有网络......要不找点事情做,还真是能把人给逼疯了。

  真是无聊到爆炸......

  当然,并不是大夏没有娱乐活动,而是顾北他没兴趣大夏的娱乐活动,尤其是权贵间,首先便是各种宴会。

  大小宴会上觥筹交错,吟诗作对,笑语喧扬,美哉妙哉......但在顾北看来,实在无聊无趣。

  其次便是听歌看舞、花舞、剑舞、马舞、狮舞、踏歌舞、节庆舞、娱神舞......但顾北还是不觉得有什么意思。

  他连二十一世纪的春晚歌舞表演都没兴趣,这个世界的歌舞,嗯,虽然别致,但也就那样吧。

  其他什么看戏,斗鸡、看杂耍等,大夏人民喜闻乐见的娱乐活动,顾北统统木有兴趣。

  所以,躺在躺椅上的顾北,只能长吁短叹着无聊。

  这大夏人民也的确可怜,连能够用来打发时间、休闲娱乐的小说都没有。

  当然大夏并不是没有小说,而是顾北他看不懂......文言文的小说,或是他之前抄袭的跟风小说。

  读那些人的小说,顾北觉得还不如读自己的小说。

  柳府。

  桃夭跟在跟姐姐讲起顾北的传奇故事,听得在一侧打横陪坐的桃苓半张着红润的小嘴儿,瞠目结舌。

  桃苓当年刚嫁进令府的时候,夫家已是家道中落,靠着先祖积留下来的底子尚过得去,但是等到丈夫死后,这个家却是彻底败落下去。

  是以桃苓也见过巨额资财往来流转,可是听闻一场拍卖会弄回来二十几万两银子的本事,也实在太吓人了......

  她一介妇人,不仅要养育儿子,尚要顾全令家的长辈老幼,早已由当年深闺不知愁的名门闺秀,变成一个锱铢必较的寻常妇人。每日里三贯两贯几百钱的计较,陡然听闻如此巨大的钱财来得如此容易,怎能不震惊!

  微微斜眼,瞥见妹妹嘴角那一抹得意和骄傲,桃苓心里难免酸楚,既是安慰于妹妹终于寻到一个好归宿,又是黯然于自己所遭受的凄楚和不幸......

  桃夭何等样人?心思玲珑剔透,只是瞧见姐姐些微不自然的神色,便心里咯噔一下,定是因为自己刚刚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神态,勾起了姐姐的伤心处。

  对于这位比自己仅仅大一岁的姐姐,桃夭并没有多少尊敬之意,大抵是因为桃苓性格软弱、逆来顺受的缘故吧,更多的则是怜惜。

  心思一动,桃夭便转了话题,柔声问道:“很久没有回家看看......听闻母亲为妹妹寻了一门亲事,可有此事?”

  桃夭父亲桃之成的原配为其生下一子,而续弦之妻闻氏则为其生下三女,在桃夭和桃苓之下,尚有一个幼妹,年方十六,正是豆蔻年华,及笄之年,应选定夫婿,待字闺中。

  小妹桃韵活泼灵秀,最是得母亲和两位姐姐的喜爱,一说到小妹,桃苓心里的一点酸楚当即烟消云散,唇边溢出一抹微笑,回道:“确有其事,夫家乃是杭州大族,正房嫡子,名唤阳慎。此子年方十八,聪敏早会,在当地甚是有名气,早年便被不少当地学士称为神童。”

  桃夭有些讶然,她是知晓小妹许配于杭州阳慎之事的,只是想让姐姐的思绪转移一下,不要总是想起那些伤心之事。

  “这是一门不错的亲事,也难为母亲了,却不知是何人做媒?”

  桃苓有些尴尬:“是那阳家亲自登门求亲,说久闻咱家姐妹之名,是以亲自上门求亲,并奉送了大批彩礼......”

  闻言,桃夭俏脸挂满冰霜,恨恨的咬着银牙,骂道:“大哥,真是不当人子!不需说,这些彩礼必定也被他私吞,待到小妹出嫁之时,嫁妆却是半点也无?”

  估计小妹的这桩婚事,说不定就是他为了谋取彩礼,从而主动去与阳家说亲,可以说是将小妹给卖了,他去收钱!

  简直岂有此理!

  桃苓的心思则单纯得多:“大哥虽然过分了些,但是此次为小妹结下的这门亲事,却是极好的,夭夭你也毋需动气,毕竟是兄长,难道还能记恨一辈子不成?”

  桃夭凤眼含煞,瞅了姐姐一眼,默然不语,心里却很是气愤,这个姐姐简直就是个受气包,从来都是逆来顺受不知拒绝,性子实在是太软了!

  不知为何,脑子里突然闪现出一个念头。

  以姐姐这种软塌塌的性子,若是哪天顾北钻进被窝之后硬上,想必姐姐亦不敢拒绝,说不得就忍气吞声的任其得手......

  桃夭忽然有些担心。

  姐姐性子绵软,逆来顺受,即便心中气苦亦不敢拒绝,兼之又是久旷之身,若是顾郎一时起意,怕是姐姐也只能忍气吞声......倒不是说不让顾郎不许碰女人,自己连一个妾室都不算,这些事情将来自有白大小姐去管,与己何干?

  只是若姐姐与自己共侍一夫,这也太尴尬了......

  想到此处,桃夭有些苦恼。倒不是不相信顾郎的品性,晴儿那个如花似玉的姑娘整日里铺床叠被身前身后的,亦不见顾郎将她吃了,可见顾郎绝不是荒唐糜乱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