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55章 不可能认识的人

作品:悬疑作者求生指南|作者:果玉蛮|分类:综合类型|更新:2020-03-26 14:20:05|下载:悬疑作者求生指南TXT下载
  电梯间,背后的镜子映照出王康后脑勺被汗水湿润,他手指死死的攥着塑料袋,忍受着空气里令人窒息的沉默。

  夏囡囡扯拽掉布偶的脑袋,脱掉的线头和棉絮淌出来,在空气中被身体和脑袋来回拉扯。

  陈朝手托扶着镜框,脸上的肌肉宛如僵硬坏死,没有情绪的波动。

  封闭的电梯间里,王康觉得每一秒都在消耗呼吸的氧气,他感觉身体里的血液被冻僵,脚底板的毛孔在往外窜凉气。

  大约5秒钟!

  陈朝回神,托扶镜框的手放下来,脸上重新浮出温和平静的笑容,他接过王康手里沁满汗水的垃圾袋,歉意道:“啊,你身上冒了好多虚汗,是生病了么?”

  王康咽了口吐沫。

  “你这样出去容易感冒,我帮你倒垃圾好了,不用谢,以后大家就是邻居了,互帮互助是应该的嘛!”

  陈朝拍拍王康的肩膀,转身从电梯门走出去,夏囡囡停止蹂躏布偶的动作,面无表情的瞥了一眼王康,默然的跟在陈朝身后离开电梯。

  王康:“……”

  没有了塑料袋的手掌湿漉漉地空攥着,直到电梯门重新缓缓的闭合上,门上映出苍白僵硬的面孔。

  湿腻的手指颤微着躲过9楼的摁键,触碰点亮10楼。

  伴随着链条拉伸一样的声音从电梯厢上方传来,电梯开始运作向上爬升,斜角处的监控探头俯瞰着一切……

  隔着一条街,抬头仰望雨花座,昏黄的余晖铺洒在写字楼体,网格状的窗户折射着,仿佛在笼罩在无形的空气中。

  空气是无形的,但是光线在玻璃间反射却可以在空气中浮出波纹,也好似被切割成细裂的斑纹,映照在透明的镜片上。

  “隔着镜片映射入瞳孔的世界,比直接用肉眼观察来得更清晰呢!”

  陈朝站在马路边招手,一辆头顶着海广市出租车有限公司招牌的车辆停下。

  出租车里正在播报着新闻广播:

  ——近日,本市浩泽生命研究所发生爆炸,致使3人死亡七人受伤,爆炸原因已经被查明是由于研究所内的燃起管道泄漏造成,受此影响,浩泽集团的股价持续走跌……

  ——施密特共和国与苏邦帝国展开新一轮的军事竞赛,蔚蓝联邦总统呼吁……

  ——昨日下午3点47分左右,东郊某棚户区废品垃圾场内,发现一具碎尸,据有关消息称,这已经是第三起碎尸案件,其中或许有所关联,本台会持续关注并报道……

  ——312广播频道最近收听率增加,应广大群众的来电反馈,深夜档栏目“颤栗广播”将在每天下午进行重播,具体的内容预告可以关注手机公众号……

  夏囡囡坐在出租车后排,雨衣帽檐盖住头帘看不清样子,还在低头跟布偶脱线的脑袋较劲掰扯,缠绕在脖颈处裂开的丝线发出怪异的摩擦声。

  陈朝坐在前座,系上安全带,对司机报了个地名。

  计价器按下,出租车启动,车上电台广播的声音逐渐变得低沉,幽幽扬起的背景音乐变成阴森的曲调。

  ——颤栗广播!

  ——“……这关押着一群疯子的医院里,半夜总是会从院长的办公室里传来怪异的声响,而奇怪的是每次经过开门的时候,声音就会消失,而办公室里明明一个人影都没有……”

  “老一点的护士长,就会嘱咐新来的护士半夜呐,不要在走廊里随便晃荡,就算听见些奇怪的声响也不要理会,那可能是些蟑螂老鼠类的东西钻进屋子里来了,别管它就好……”

  “但是刚毕业分配过来的护士王岚却不这么认为,她听出来了那个声音,是有人在拿铅笔卷磁带的声音,她小时后家里有台老旧的收音机,她喜欢的不得了,总是能够一遍遍的放着某个磁带里喜欢的曲子,可是,那录音机的倒带按键是坏的,所以,她就总是坐在一旁用铅笔转动着磁带,从院长办公室里传出来的就是这个声音,可是现在都2012年了,谁还听磁带啊……”

  “阴暗的走廊里,老护士长坐在椅子上打着瞌睡,王岚则悄悄地将整个脑袋都贴在门上,里面传来的声音更清楚了……”

  布偶脑袋转动的怪异声,和广播里卷磁带的声音完美的重叠,就像是诡异的回音声在封闭的出租车内幽幽的飘荡。

  司机差点以为是广播里的声音飘到现实里了,后脊背上的皮肤仿佛被冰冷的剪子割离开肌肉,在惊悚的颤栗抽搐。

  他眼睛下意识的瞥向后视镜往后座瞄,看不清脸孔的雨衣,被撕拽扯烂的布偶,看起来就可以被节选入“颤栗广播”里充作鬼故事的素材了。

  忽然,夏囡囡感受到视线的窥探,她猛然抬起头,苍白的面孔中一对黑白冷厉的眸子透过后视镜看向出租车司机。

  冷汗从鼻尖渗出,出租车司机的脸色一僵,然后脸上爬满惊愕,狐疑,最后不确定的试探性问道:“夏囡囡?”

  “你是公司新招入的女同事吧?”

  僵硬的声音起初是狐疑,后来语气就倾向于确定性的陈述。

  夏囡囡诡异地盯着出租车司机,她根本没见过这个人,她也不应该见过这个司机。

  陈朝的瞳仁凛然收缩成漆黑的小孔,面皮底层的肌肉都绷紧住,一对眸子森森平移,直勾勾的盯着出租车司机。

  “你见过她?”

  陈朝伸手关掉广播频道,漆黑的瞳孔中倒映着出租车司机平平无奇的路人脸,声音好似从齿缝里一个个字的迸出来。

  这诡异的紧张气氛是怎么回事?

  我认出夏囡囡怎么了么?

  难道,她其是个通缉犯么?

  “肯定是最近老是听这颤栗广播,搞得自己整个人都神经兮兮的了!”

  出租车司机将脑海中荒诞的念头驱散,他将视线从夏囡囡身上收回来,然后余光瞥了一眼前座的客人,解释道:“哦~是夏囡囡没错吧,倒是没说过话,可是都在一个出租车公司,总归是打过照面,有点印象的!”

  “出租车司机,是档案里的那份雇佣合同搞的鬼么?……所以说,这个合法身份不仅仅只是一份书面的证明么,连曾经存在过的痕迹都伪造出来了,这……”

  陈朝瞥了一眼处于呆滞的夏囡囡,脸色漠然的将视线瞥移向窗户外倒退的风景,心里面则掀起来惊涛骇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