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72章 苏靖

  “你的实力,并不是半步宗师。”张显宗脸色阴沉下来,之前他花了不少心思调查林云,许多结果都在显示他只是个半步宗师。

  虽然如此成就让他感到很是不可思议,但心里还是接受了,谁让人家是天才呢。

  可是刚刚在动手的时候他忽然发现,对方的实力丝毫不再自己之下,而自己呢,是初级宗师。

  这意味着什么,一个年纪只有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竟然会是初级宗师这个级别的高手,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今天他张家恐怕就要完了。

  “我可没说我是什么级别的高手,一切都是你自己的猜测而已。”林云不屑一笑。

  其实,关于古武者林云不是没有听说过,只不过这其中具体的等级到底是怎么划分的,要怎么走达到什么样的要求才会是宗师,而宗师都如此厉害,那自己的师傅杨老有该是什么层次?

  当然,这些对现在的他来说已经不那么重要了,这次自己来的目的,就是要为李牧之讨要个公道,也让对方彻底的对鲛人泪失去念想。

  此时,张显宗脸色冷酷的看着林云,脸上满是凝重,“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把东西还给我,我可以让你安然离去。”

  “安然离去?”林云冷哼一声,“实话实说吧,想要东西,不是不可以。”

  “那你要什么条件?”还不等林云声音落下,张显宗便激动起来。

  “很简单,东西就在我身上,杀了我,东西就是你的。”林云面带微笑的说道,只不过这种微笑在张显宗看来却是给带去了无尽的愤怒。

  “混蛋!”张显宗喝骂一句,“初级宗师而已,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能耐,摆阵!”

  他声音刚落下,便有八人从后面快速窜出,将林云团团围在中间。

  这些人全部都是化境高手,甚至已经有几个达到了化境巅峰,正朝着半步宗师迈进。

  “这,这是猎宗阵?”几个化境高手一出,便引起了轰动。

  “什么猎宗阵,我怎么没听说过?”一个看上去比较年轻的男子好奇问。

  “你们年纪小不知道,在张家有一个祖传的阵法,是由八名化境高手组成的一种阵法,这八人虽然都是化境级别,可此阵一旦形成,即便是初级宗师也得损命,中级宗师也会重伤,能将宗师高手猎杀,因此被称为猎宗阵。”一个有些年长的男人解释道。

  场中,被八人所包围的林云顿时感到一丝头晕目眩,就好像是中暑了一般要晕倒前的症状,脑袋昏昏沉沉,眼前的光线更是越来越暗,似乎下一秒就会晕过去。

  “不对,这阵有古怪。”林云强行让自己保持头脑的清醒,内心中第一时间便分辨出是这阵法搞的鬼。

  他努力将眼睛睁开,他发现,此时围着自己的八个人每人手持一把剑,而在他们的剑柄下面都挂着一块玉坠,一眼看上起就像是个装饰品,但就是这个装饰品让林云心中感到大为怪异。

  下一刻他便分辨出来,这八块玉坠上所雕刻的形状竟然是烛照、幽萤、青龙、白狐、朱雀、玄武以及应龙和黄龙,这些是华国古代上古传说中的八大神兽。

  一时间林云马上判断出来,自己身体的不适很有可能就是这八个玉坠造成的。

  “哈哈哈!”看着脸色已经有些苍白的林云,张显宗一阵大笑,“林云,你逼的我张家拿出了祖传看家本事,今天你就是死了也该骄傲了。”

  的确,之前他就知道林云可能会来者不善,因此预备了猎宗阵,以此来以防万一,但也没想过真用上。

  如今只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孩子就把张家逼到了这种地步。

  “杀了他,把东西拿过来!”

  张显宗一声令下,围在林云四周的八人丝毫不犹豫,直接挥剑朝林云攻击而来。

  眼看着对方的攻击越来越近,可林云却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倒不是他不想动,而是被某种东西给进行了限制,不管是自己的体力,还是各方面的机能,都有了非常大的衰退。

  不得不说,这猎宗阵真的太强大了。

  当当当!

  但是,就在这时,铁器相撞的声音传来。

  所有人下意识转头看去,发现正是刚刚那个被林云打晕但却救过的男子,此时男子手持一把剑挡开了攻击向林云的八人。

  “这么多人欺负一个,你们可真行,我来领教你们的猎宗阵。”男子冷哼一声,精神上显然是比刚刚强了许多。

  不过,就在他刚要冲上去的时候,却是被林云一把拽住衣角给拉了回来,见势,男子急忙转身查看。

  “毁掉他们剑下的玉坠,猎宗阵方可无用。”林云压低声音在他耳边说道,此时的他体内无比难受,也幸亏是有修炼枯木逢春决的好处撑着,不然早就不行了。

  听得林云的话,男子下意识的转头看了一眼八人手中剑下面的玉坠。

  “明白,恩公稍等。”男子应一声,而后果断朝着对方而去,只不过他并没有朝着八人攻击,而是直接一剑砍在了其中一人剑下的玉坠上。

  吊着玉坠的绳子被砍断,玉坠径直落在地上摔个粉碎。

  “嗯?不好,他找到猎宗阵的弱点了。”尹天杰一阵着急,来到张显宗身旁,而此时的张显宗早已不知该怎么办。

  “老二,去杀了林云,把东西拿过来。”他急忙下令。

  “明白。”

  对于刚刚败在林云手里,这让尹天杰非常的气愤,早就想找个机会杀了他以解心头之恨了,现在好了,看样子林云似乎是被困,正是报仇的好机会。

  只不过,在他刚刚冲到林云面前的时候,原本脸色苍白显得极其痛苦的林云,却是猛地抬起头来,一把抓住他攻击来的拳头,下一刻,林云连续两脚踢在尹天杰两条小腿上,顿时两条腿便废掉。

  失去平衡的尹天杰两个膝盖跪在地上痛苦的嚎叫,谁也想不到,一个初进宗师竟然分分钟就被废了。

  另一边,刚刚救下自己的男子正与八人斗的正欢,至于所谓的猎宗阵,想来是必须要八只神兽玉坠全部配齐才能奏效,缺一不可。

  这也是为什么刚刚在男子砍掉一只玉坠后便恢复了正常的原因。

  他并没有去帮忙男子,因为他看得出来,对方显然也是半步宗师的级别,最差也是个化境巅峰,即便是拿不下八个人但拖一会儿还是没问题的。

  最终,他将最后的目光放在了张显宗身上。

  “你,你想做什么?”看着林云危险的目光,张显宗有些害怕起来。

  林云漫步来到其面前,目不转睛的盯着他冷声问,“是谁让你来夺东西的?”

  “你,你说什么呢,是我要抢鲛人泪的。”张显宗急忙说。“哼,就你?也配抢鲛人泪?”林云冷哼道,原本他也以为是张家在背后操纵着这一切,但是在来了之后他才发现,张家并不是最后的幕后黑手,在张家的背后一定还有其他人,就凭就凭这一个小小的张家还不足以染指鲛人泪那种东西。

  “你什么意思?”张显宗咽口口水紧张道。

  “没什么意思,今天是你长老的六十大寿,我看我就不打扰了,两天之后我一定还会来的。”林云平淡的脸色说道,另一边,与八人交手的男子也停止了打斗,在林云身后站着。

  “你说,你要走?”听得他的话,张显宗不禁一愣,显然是想不到林云来搞了这么大的动静,现在竟然要离开。

  林云也不解释,转身便朝着门外而去,一路上没有任何人敢阻拦,这可真是跟旅游一样,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如入无人之地。

  林云刚离开张家,后面男子便追了上来。

  “先生,你是否跟张家有过节。”男子跑到他前面将林云拦了下来。

  看着眼前男子,这下林云才反应过来,刚刚如果不是他,恐怕自己早就死在那八人的剑下了。

  “忘了感谢你,请问你是?”林云客气的问道。

  “额,我叫苏靖,要说感谢也应该是苏某感谢先生,我冲进张家之时如若不是先生出手,恐怕我已经死在对方手中了。”苏靖也不是傻子,刚刚在他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的身体情况似乎变化了太多,这才意识到是林云帮了他。

  林云也不邀功,只是微微一笑,“刚才听你冲进去的时候在喊你姐姐,怎么?你姐姐在张家?”

  提到这个,苏靖深深叹息一声。

  “还不知道先生大名,可否告知。”苏靖这才想起来,还不知道林云名字。

  “林云。”

  “谁?林云?钦南的林云?”听得这个名字,苏靖显得很是意外。

  “怎么,看着不像?而且看你的样子似乎知道这个名字。”林云说道。

  “那是当然,何止知道,这个名字在海湾地区可是风云的很啊,我怎么会没听说过。”苏靖认真道。

  “海湾?”林云不禁皱眉,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名字竟然会传到海湾地区。

  这海湾地区林云是知道的,距离钦南并不远,是缅国、越国和挝国三国的交界处,那个地方非常的混乱,可以说是世界上很少有地方比那里还乱,而且那里还有一个外号,名为毒品的天堂。

  林云却是不知为何自己的名字会在那里出现。

  “没错,以前钦南的九家人可是跟海湾地区的人打交道不少,您也知道,有很多投资商想进入钦南做开发,要知道,这其中除了咱们国内的正常商人以外,还有海湾地区的许多黑商,也想进入钦南市场捞一笔。”

  “但即便如此,这些黑商也依然拿九家人没办法,直到林先生你的出现,彻底的打破这种局势,因此,您现在的名字在海湾地区可是名人。”苏靖解释道。

  林云无奈,不过片刻后便不禁眉头一皱。

  “也就是说,虽然我打开了钦南的投资大门,也就等于是把境外的黑商也引进来了。”他这才忽然意识到这一点,也就是说,如今的钦南似乎并不太平,还有许多的隐患存在。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这些消息也是我在海湾地区的时候听说的。”苏靖认真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