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八章 生而天骄女

作品:冠盖锦华|作者:橙橙橙小希|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2-26 07:53:00|下载:冠盖锦华TXT下载
  先帝遗旨,轻飘飘的几个字,却让谢老太君等人再无半点肖想的可能。

  宴到此处,东儒先生早已勘破谢老太君等人的心思,再多的美食也只觉得索然无趣。

  开口便要向谢老太君告辞:“东某宫学还有事未决,感谢老太君的款待。”

  听到东儒先生的话,沈怀越脸色有些变了,轻微失态的喊了一声:“太君。”

  希望谢老太君能将东儒先生留下,既然成为东儒先生的弟子已是幻想。

  那至少要从他口中套出栖梧诗会的试题,不然这精心设计的宴会就白费了。

  谢老太君自然是急沈怀越之所急,立刻开口。

  “先生客气了,只是先生难得来一趟,就莫要急着回去了。听说先生爱酒,老妇人我有一珍藏多年的好酒,正命人去取。现酒已开封,若先生不给面子,那这酒只能白白浪费了。”

  这是在强留自己?东儒先生面色不显,但是心中不悦更胜。

  东儒先生是谁,宫学太长,大秦儒生之首,最是不羁,便是陛下也要给几分薄面的清流典范。

  谢老太君竟然想将宅门话术用在他的身上。

  就在东儒先生想要强行请辞之际,谢锦突然开口。

  “师傅,祖母那坛醉神仙是父侯得陛下赏赐之后,转赠于祖母的。祖母竟然如此盛情,您便留下吧。”

  醉神仙?御酒坊一年只出三坛好酒。

  谢锦的话让东儒先生心中的酒虫微微一动……

  看到师傅忍耐的模样,谢锦又开口说道:“锦儿刚让碧桐准备了些师傅平日爱吃的糕点,估摸着还要半个时辰才能好……”

  “既然如此,老太君盛情,东某便却之不恭了。”

  说罢,东儒先生的思绪已经飞到天边:不知道碧桐丫头又给自己准备了什么好吃的……

  谢锦的话让谢老太君脸色难看:醉神仙,她什么时候说过要用醉神仙了,这万金难求的好酒,是打算留在沈怀越入仕之后打通官路的。

  只是如今,若是得罪了东儒先生,入不得宫学,哪里还有仕途可言。

  谢老太君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命人去将她唯一的醉神仙拿来。

  这还是谢军侯去年的恩赏,自己舍不得喝,用来孝敬谢老太君。

  既然唯一的珍藏都拿了出去,谢老太君自然不允许自己毫无所获,便开始单刀直入。

  “听闻先生亲自主持这栖梧诗会,老妇人无知,从未见过如此雅致的盛会,也不知道这诗会惯会考些什么呢?还望先生赐教,让老夫人我长长见识。”

  沈怀越和徐萍儿更是伸长了耳朵,生怕错过一个字。

  纵是见过各色的世人,谢老太君的浅薄也还是让东儒先生感到吃惊。

  身为宫学太长,若这般随意便将试题告知他人,他还如何教化一众儒生。

  谢锦也吃惊于谢老太君的直接,如此失态的问法,看来沈怀越的前途真的是谢老太君的命根子啊。

  前世,有谢锦牵线搭桥,沈怀越和徐萍儿又表现的落落大方。

  在加上谢老太君适当的引导,爱才的东儒先生留下一个谜面:宁可枝头抱香死,不曾吹落北风中。

  聪慧如谢锦自然解开答案,栖梧诗会之时,沈怀越的咏菊赋和徐萍儿的秋菊图都惊艳众人,得以顺利入学宫学。

  东儒先生看着谢老太君,也不多做纠缠,问丫鬟要了笔墨,写完之后,从袖口拿出印鉴用上印泥之后递给谢老太君。

  “此为栖梧诗会的请帖,东儒自会为老太君留一雅座,静候大驾。”

  说罢,将杯中的神仙醉一饮而尽:酒香不怕巷子深,便是神仙也醉倒。

  神仙醉果然名不虚传,当真好酒。

  只是可惜,被人用做俗世的算计,也失了本真。

  看着谢老太君气的发抖的双手接过东儒先生的请帖,谢锦心中感叹:姜还是老的辣。

  一张请帖便堵住了谢老太君的纠缠。

  若不是众人在场,谢锦真的想为东儒先生拍手称赞。

  “师傅,锦儿暑歇的功课正好做完,您帮我看看,锦绣阁小厨房内您爱吃的糕点也该好了。”

  谢锦乘机开口,既然谢老太君三人套题的计划已经失败,还是带着师傅离开的好,不然被他们的戾气伤到,岂不是不值当。

  “对,对,为师出门前,你师娘还叮嘱我检查你的功课。快让为师看看,休暮这两个月,你有没有偷懒。”

  说罢,东儒先生向谢老太君行礼说道:“感谢老太君的款待,东儒在栖梧诗会恭候大驾。”

  “东儒先生客气了。”

  谢老太君强颜欢笑的说道,只是那笑,真的是比哭还要难看。

  看着桌上请帖,和开封的神仙醉。

  谢老太君心疼不已:这般千金难求的美酒,就换了一个诗会请帖。

  谢老太君心气难平,在嬷嬷的搀扶下回了存善堂。

  而沈怀越深知今日谋算落空,却见识了东儒先生对谢锦的宠爱。

  一心只想如何谋划从谢锦身上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刚才还热闹非凡的宴厅瞬间只剩下徐萍儿和她的侍女絮儿。

  徐萍儿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不能自拔。

  先帝遗旨,亲指师门,谢锦到底是多么好运!

  “絮儿,你平日里和府上的人走的近,你知道东儒先生方才所说的先帝遗旨是怎么回事吗?”

  谢家嫡女,冠盖京华,本不是什么秘密,只是徐萍儿来京后一心忙着讨好谢老太君和沈怀越,忽视了罢了,于是絮儿缓缓说出了谢锦传奇的出身。

  当年敌国来犯,大秦苦战不止,边境将士不断捐躯,连谢家老侯爷也不幸殉国。

  大秦存亡之际,先帝勇武,决定御驾亲征。

  副帅便是如今的谢军侯,当年的谢家世子。

  男儿铁血自当保家卫国,只是当年皇后娘娘和谢夫人都怀有身孕,却要送夫君出征。

  刀剑无眼,纵使英明如先帝,也不知道那场战役的结果。

  先帝和谢军候年少时也是一起长大的挚友,只是如今都有了自己需承担的责任。

  于是先帝下旨,若皇后和谢夫人腹中的孩儿为一男一女,便为他们指腹为婚。

  若同为男孩或同为女孩,便结为异姓兄妹,让谢家这个孩子享皇室尊荣,以告慰谢家为国捐躯的将士。

  那场战事比想象中的还要惨烈,大秦胜了,先帝一代圣主却去了。

  此时的皇后娘娘还未诞下龙胎,大秦一时间群龙无首。

  朝野之间派系林立,有拥立先皇后腹中龙胎的。

  也有拥立先帝亲弟的,毕竟此时大秦百废待兴,而先皇后腹中龙子还未知男女。

  所有的争执都在谢军候带回的遗旨中停息,先帝遗旨传位于当今圣上。

  却也为先皇后肚子里的孩子选好了封地和封号,不论男女,享亲王尊荣,却不染指皇权。

  当今圣上与先帝亦是兄弟情深,感念兄长将江山托付,临危受命之后更是发誓要好好照顾这个孩子。

  终于,在当今圣上登基之后,这两个孩子相继出生。

  先皇后诞下一子,便是如今的翊王。

  谢夫人诞下一女,便是谢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