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823章 输了就等于失去一切

作品:万古最强宗|作者:江湖再见|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4-06 16:02:04|下载:万古最强宗TXT下载
  君常笑率众返回渡天界,静等几年后的宇宙圣战总决赛。

  有关万古宗弟子豪占二十名额的消息,也如劲风般席卷各大星系,成为世人议论的焦点。

  历届比赛,同门携手晋级比比皆是,但这么多人一起进总决赛,实乃前所未有!

  “这个宗门需要注意!”

  “不可掉以轻心!”

  “总决赛如若遇到,务必认真对待!”

  各系势力陆续获得苍云系那边正赛情况,立马对万古宗产生了高度警惕。

  不仅仅是晋级弟子太多,更大的原因就在于,天魔皇义子也参加苍云系正赛,被那宗门弟子连番击败,运气差点可能都无法杀入总决赛。

  输赢很正常。

  但输的是天魔皇义子就不正常了。

  根据大家获得的消息,天魔皇八十多个义子全分配到各系参战,无一例外都获得了冠军,唯独出战苍云系的凌厉折戟。

  能从星系正赛脱颖而出,没人认为是靠运气,又将天魔皇义子狠狠踩在脚下,足以说明万古宗弟子有实力!

  这个宗门很危险。

  必须认真对待,必须全力以赴。

  以往君常笑带弟子去参加什么比赛都会被嘲笑讥讽,现在倒好,总决赛还没开始就成了大家最忌惮的存在。

  当然。

  各系武者也认定,万古宗往后日子不会好过,毕竟天魔皇那么多义子都在,这要参加总决赛,铁定被死死针对。

  ……

  “轰————————”

  恢宏大殿内,凌厉直接撞在墙壁上,如烂泥般躺下来。

  “你,还有脸回来?”冷森声音响起。

  “义……义父……”凌厉艰难抬头,脸色苍白到极致道:“请再……给我一次机会……”

  “倘若能从魔渊谷活着出来,为父就再给你一次机会。”阴冷声音传来。

  听到‘魔渊谷’三个字,凌厉目光泛起一丝惊恐,不过很快又坚定道:“多……多谢义父……”

  “下去吧。”

  凌厉努力起身,艰难走出大殿。

  “这不是义父大人最看重的义子么?怎么会这么狼狈?”刚走出来,一名靠在柱子前的年轻人抱手冷笑道。

  “……”

  凌厉不语,踉跄前行。

  现在的他早就没了参加正赛时那股傲气。

  确切说,在被陆芊芊两次蹂躏,被何无敌一拳秒杀,彻底击垮了他的尊严,就像夕阳下一头在舔伤口的病狼。

  “我早就说过。”

  又有一名年轻人走来,冷嘲热讽道:“这家伙难成大器,义父偏偏最信赖他。”

  “事实证明,我们这些人随便选一个都比他强。”坐在围栏上的武者道。

  毫无疑问,他们都是天魔皇义子,出现在大殿外,显然是来故意看凌厉笑话的。

  没办法。

  都从恶劣环境生存下来的。

  凭什么被区别对待,凭什么得不到父爱。

  面对义兄弟的冷嘲热讽,凌厉没说话,拖着残败身子逐渐消失在视野中。

  他是天魔皇最为看重的义子,曾经风光无限,而等失败以后,一切也都彻底消失了。

  ……

  竹林小院。

  一名清秀女子正在整理药材。

  “嘎吱。”

  这时,凌厉推门而入,再也支撑不住的瘫在地上。

  被陆芊芊二次狂虐,又被义父轰一掌,他的伤势非常严重,能从外院走到内院已经很不容易了。

  “凌厉!”

  清秀女子放下箩筐,慌张走来道:“你怎么了!”

  “没……没事……”

  凌厉嘴角艰难挤出微笑,然后昏厥过去。

  ……

  “我的食物,谁都不许抢!”

  潮湿阴暗的环境里,一名孩童拿着木棍护着身后几块发霉食物,眼神里蕴含着杀意。

  洞外,站着十多名同样衣衫不整,满身污垢的孩童。

  “上!”

  一人喝道。

  大家奋不顾身冲过去。

  这些原本有着幸福童年的孩子,此刻却为了生存不得不拼杀。

  “踏!”

  “踏!”

  半个时辰后,拿木棍的孩子走出来。

  他虽然已是遍体鳞伤,但双手死死抱着怀里的食物。

  “不错。”

  这时,一个宽大的黑影出现在他面前,欣慰道:“你有资格做吾的义子。”

  “瑾儿。”

  “带他去疗伤。”

  “是,主人。”

  一名年约十三四的女孩抱起那孩子,带到了竹林小院治疗。

  “我叫穆瑾,你呢?”

  “哦,对了,主人还没给你起名字呢。”

  “……”

  疗伤那段时间,孩童始终沉不语,哪怕穆瑾一再主动的找他聊天。

  “恭喜,义父赐名了。”

  “从今天起,你叫凌厉,厉害的厉。”

  “……”

  凌厉依旧不语,伤好后离开竹林小院,开始接受最严格的武道修炼,直至后来一次次负伤,一次次被送过来。

  “你怎么又受了?”

  “呀,这次伤的更重,需要调养几个月。”

  “喂喂,伤还没好,你怎么能下床!”

  过往记忆在眼前不断晃动,直至身体传来刺痛感,才让凌厉回到现实,看向正在为自己包扎伤口的女人。

  “我听别人说。”

  穆瑾一边为他敷药,一边柔声道:“你去参加苍云系正赛没夺冠。”

  “嗯。”

  凌厉道。

  “这次输了,下次赢回来。”穆瑾笑着安慰道:“你也无须这么在意。”

  “在义父眼里,我只能赢不能输。”凌厉道:“在那些人眼里,我输了就是耻辱。”

  “谁让你是主人最看重的义子,他们可都盼着你出事呢。”

  敷好药后,穆瑾一边整理医疗工具,一边笑道:“你的身子骨英朗,修养一段时间即可痊愈。”

  “多久?”

  “半个月吧。”

  “还来得及去魔渊谷。”

  摆弄药瓶的手突然凝固,穆瑾抬头看向他,惊道:“你要去魔渊谷?”

  “嗯。”

  凌厉点头。

  “你疯了吗!”穆瑾呵斥道。

  “这是义父的命令。”

  凌厉道:“我没能拿下冠军,只有在魔渊谷活下来才能获得救赎机会。”

  “不行!”

  穆瑾站起来,道:“我去求主人!”

  凌厉一把拉住她的手,道:“义父的脾气你不了解?”

  “……”

  穆瑾站在原地,泪如雨下道:“你进去会死的。”

  听到她哭泣,凌厉的心隐隐作痛。

  “相信我。”

  “一定能活着回来。”

  ……

  当天晚上,凌厉默不作声的离开竹林小院。

  得到简单治疗,伤势有所好转,他要尽快前往魔渊谷,尽快获得义父原谅。

  穆瑾没拦着,因为,她人不在竹林小院,而是跪在主人书房外,乞求不要让凌厉去魔渊谷。

  “瑾儿。”

  “你对凌厉动情了。”

  “主人我……”

  “如果他能活着从魔渊谷回来,本皇会亲自为你们二人举办婚礼。”

  穆瑾愕然了。

  不过,急忙道:“我不奢侈能和凌厉成婚,只希望主人收回成命,不要让他去魔渊谷,哪怕……用我的命来为他换取一次救赎机会。”

  “你愿意为他而死?”

  “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