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七十一章:母子平安

作品:农家有喜之傻夫赖上门|作者:凡云玲|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5-24 03:24:58|下载:农家有喜之傻夫赖上门TXT下载
  巫瑶一脚踹开这个人,气的挽袖骂道:“瞎了你的狗眼!看不出小爷是男的吗?”

  大家看着巫瑶,他不开口,谁知道他是男的啊?

  嬷嬷要晕了,少爷居然喜欢男人?天啊!夫人一定要被气死了!

  穆长亭是想捂巫瑶的嘴都来不及了,这下子完了,他算是满身是嘴都解释不清楚了。

  “不是吧?穆丞相好男风?”南宫褚也是刚好路过清风轩门口,望着穆长亭和这位男扮女装的……呃?丞相大人口味真别致。

  “难怪他当年都没瞧上我,原来是好男风啊?还喜欢男扮女装的二刈子。”南宫颜这话说的,可是算给穆长亭一狠刀了。

  穆长亭转头瞪着巫瑶,瞧他干的好事!比梵音海还会坏事。

  巫瑶也发现了,他这是把事办坏了。

  李如意同情穆长亭,这下子真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

  “少爷,咱们回家吧?”嬷嬷有点心绞痛,少爷怎么能把袖子断了呢?

  穆长亭什么都不想说了,随着嬷嬷去上了车。

  程无双站在门口庆幸道:“幸好我没看上他,不然,我嫁过去岂不是不止以后要和女人抢男人,还要与男人抢男人了?”

  “不是,我和他没关系,我就是讲义气来帮他个忙的,他不想娶你,又不想违背母亲,才会让我来气的你走人的,你不信可以问……”巫瑶伸手想指向身边,却发现李如意人不见了。

  “人早走了。”程无双鄙视这个人,连婢女都受不了他了,他还怎么好意思继续编瞎话?

  当然,穆长亭可是真伪君子,自己不想违背母亲意愿,就找人来气她,他还能更无耻点吗?

  自今日后,托巫瑶的福,穆长亭这位曾经受人敬仰的丞相大人,身上打上了“伪君子”与“断袖之癖”的双标签了。

  穆长亭时候气的都想谢谢巫瑶祖宗十八代了,又被他害得挨了一顿家法,他真是倒霉催的,找这家伙帮忙!

  ……

  在之后,上朝时,南宫天都关心穆长亭了。

  穆长亭天天想死,也是发誓以后遇上什么事,找梵音海帮忙,都不能再找巫瑶这个猪队友了。

  巫瑶事后真谢谢李如意精妙绝伦堪比易容术的化妆术,那天之后,他恢复男儿身,在大街上走,遇上南宫褚,南宫褚都认不出他是那个瑶瑶了。

  而进入五月中旬,白竹兰有点不对劲儿了。

  终于,在五月十六这一日,白竹兰要临盆了。

  易不凡折腾南宫越一顿,虽然南宫越后来并没有出什么事,可他还是决定要收李如意当徒弟了。

  这一日白竹兰生孩子,易不凡就说他可以帮忙了。

  李如意不需要他帮忙,她让南宫吉祥进来打下手。

  孩子不能顺产了,胎位不正,白竹兰身体还不好,只能侧切了。

  南宫吉祥胆子比普通婢女胆子大一些,懂得李如意这些刀叫什么。

  秋霜跪在床里头为白竹兰和李如意擦汗,冷霜端水来回来跑,这些稳婆和婢女都吓得不太敢靠近了,只能帮忙送水送汗巾什么的……

  白竹兰喝了李如意制作的更强效麻沸散,如今昏迷不醒,半点都感觉不到疼了。

  外头院子里站着许多人,老太妃都来了。

  “这怎么生孩子一点声音都没有?”老太妃很担心,这也太安静的诡异了。

  “娘难产,如意可能……”龙墨是见过李如意帮人剖腹取子的,可是……他又怕说出来,再吓到老太妃了。

  “剖腹取子我也做过,熟练了,还是很安全的。”易不凡是唯一不担心的人,李如意敢对她母亲动刀,证明她比他更有把握剖腹取子,还能保证母子平安。

  “什么剖腹取子?”老太妃瞬间脸色大变的失去了血色,他是说如意在……

  “祖母,没事的,我信如意!”南宫安拦住了老太妃,他真的相信如意,如意不会拿竹兰冒险的。

  老太妃还是很担心,这怎么能……

  “母妃,再等等吧。”南宫逸也拉住了他母亲的胳膊,如意这丫头一向不做没把握的事,他们应该相信她才对。

  “哇呜……哇呜……哇……”

  老太妃听到孩子的哭声,总算是安心了。

  “好快啊?”易不凡都吃惊了,李如意比他还快,这得多熟练啊?

  冷霜出来报喜道:“母子平安。”

  只四个字,她又关上了房门。

  大家在门口一直等着,又两刻钟过去了,房门才再次打开,迎面一股血腥气扑出去。

  南宫安忙冲进房间里去,进了卧房,见白竹兰脸色苍白的闭着眼睛,他放轻脚步走了过去。

  “爹你放心,娘没事了。”南宫吉祥也是小脸苍白,她是吓得,比起大姐,她还是太胆小了。

  李如意让人换了干净被褥,白竹兰身下垫着自制尿垫,不会弄脏被褥,产妇也能睡的舒服一点。

  南宫安在床边坐下来,轻柔的握住了白竹兰指尖有点微凉的手,这一次之后……他转头看向李如意轻声说:“如意,你回头也帮爹结扎吧。”

  他不想竹兰再遭罪了,可一旦以后再有了孩子,竹兰一定不舍的打掉,到时候……

  “不用了,娘之前和我说了,她也不想再生了,我已经帮她结扎了。”李如意笑望着她这对父母,他们真是最心疼,最体谅彼此的夫妻了。

  这么多年来,他们一直互相关心彼此,体谅彼此,虽然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成亲的夫妻,却有着胜过彼此相爱而成亲的夫妻,真是让人羡慕的夫妻情,超越了爱情,融入了亲情。

  南宫安双手握住白竹兰的手,额头抵在她手指上,真的是心疼她,却什么都做不到。

  南宫吉祥把南宫惟宽推出去了,凑什么热闹,去看看他期盼的弟弟不好吗?

  南宫惟宽去看了看这家伙,白白嫩嫩的,一点不像猴子。

  老太妃也看了看这孩子,是白白嫩嫩的很漂亮,像他祖父。

  南宫逸也稀罕的不得了,这孩子比安儿小时候还像他呢!

  老太妃由柯嬷嬷扶着她,去了卧房看往白竹兰,小声问道:“怎么样了?竹兰没事吧?”

  “没事,慢慢养一些日子就能下地了。”李如意之前就什么药物准备的齐全,怎么可能会让她母亲出事?

  其他人就不会进来了,毕竟都是男人。

  “没事就好。”老太妃活了一把年纪了,还真是头一次遇见剖腹取子还能母子平安的事。

  一般这种情况,大都是舍母保子了,只管孩子活,哪管母亲是死是活啊?

  李如意让南宫安先守着她母亲,她要准备一下,看看白竹兰后期能不能通气,不能通气,还得她来治呢!

  南宫吉祥也去换衣裳了,她们几个身上都有血,不换衣裳不合适。

  李如意也是去换了衣裳,也找了衣裳给秋霜和冷霜换上。

  秋霜和冷霜看着李如意的眼神都不对劲儿了,她们这位主子,真是温柔和善的外表下,还有一面冷静可怕的一面……

  说实话,她们杀人无数,也没有就一个人拿着刀切开自己母亲的肚子,还能那么冷静到冷漠的……

  李如意知道她这些举动上会给人留下阴影,因为最初她观摩解剖时,也是会害怕的。

  可等你把这些当成救命而不杀生,自然也就不害怕了。

  易不凡再见到李如意时,便是笑得极为趣味道:“听说,你能帮人绝孕?”

  他从来不知道,除了把男人阉了外,还能有别的法子可以绝孕。

  “你要是想绝孕,我可以免费帮你做个手术。”李如意换上一袭蓝衣,飘逸脱俗,美的像仙女。

  可这个仙女,笑起来有点像魔女。

  巫瑶有点害怕的后退一步,李如意真是越来越……用她的话说,就是很变|态了。

  易不凡笑而不语,似乎缠着这丫头不放,以后会多很多有趣的事呢!

  ……

  白竹兰年近四十又生了一个儿子,这样的喜事还是让人很津津乐道的。

  “听说,这孩子出生后,就被皇上封县男了,与他哥哥一样的爵位,更是得太后赏赐了金摇篮呢!”茶余饭后,大家自然就凑一块而谈谈帝都趣闻了。

  “听说了,这次小公子的名字,一家人还是让如意郡主取的,叫惟德,南宫惟德。”一个读书人模样的男子说道:“惟德首善,大爱无疆!这个名字的意义,真的是与‘惟宽可以容人,惟厚可以载物’一样意义不俗了。”

  “宽容,仁德,真是好名字呢!”也有人笑点头,觉得李如意这名女子真是不简单了,一瞧就是读书很多的人了。

  花锦容担忧的望着他妹妹,她似乎还放不下,居然说要进宫选妃,真是疯了!

  “哥,这位如意郡主似乎真的很厉害呢!你陪我去香阁逛逛好不好?”南宫颜拉着南宫褚的手撒娇,她真的零花钱都挥霍光了,母亲不会再给她了。

  南宫褚对于他妹妹总这样吸他血的事,他真是……

  “哥,以后整个王府都是你的,我如今就花你点零花钱,不算过分吧?”南宫颜又来这一招,反正是百试百灵。

  南宫褚有点不好意思了,算了!还是陪这丫头去香阁逛逛吧!

  “哥,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南宫颜高兴的给她哥一个抱抱,然后就拽着她哥哥赶紧走了。

  花锦容坐在茶馆里,望着门口路过点兄妹,他也想要一个南宫颜这样的妹妹,而不是……唉!

  花冰姿起身走了出去,婢女忙撑开伞跟上。

  花锦容付了茶钱,也是忙追了上去。

  没有在意他们兄妹的去留,而是继续喝茶闲谈。

  “听说,安世子妃这回能平安无事,可是多亏了如意郡主医术了得,起死回生。”一个人说道。

  另一个人也接话道:“这个我也听说了,据说是剖腹取子,母子平安。”

  “什么剖腹取子?听说是什么剖腹产,这个就是应付难产的。”有人洋洋得意道:“这话是我三姑的弟媳娘家侄子的媳妇婆家弟弟说的,人家可是就在肃宁王府做事呢!”

  一个角落里,柳闻君在喝茶,对于李如意有这样本事的事,他嘴角勾笑,放下茶杯与茶钱,也就起身离开了。

  ……

  白竹兰坐月子,这事就不用李如意操心了。

  反正之前李如意就是担心白竹兰通气的事,可如今主贵,第二天就自己通气了。

  她这一闲着,宫里就来人了。

  就是郭宜春的妇科病,之前李如意说要照顾白竹兰的胎,暂时不能一直不断绝的帮郭宜春医治,只能推迟一下了。

  如今白竹兰母子平安,李如意没有了推托之词,只能随着人进了宫了。

  龙太后得到消息,便让人起驾,半道与李如意的肩舆遇上,一起去了郭宜春的泰华殿。

  郭宜春因为是夏天太热,穿的很是清凉,婀娜曼妙的身姿也是让人羡慕了。

  李如意觉得郭宜春生过孩子,三十多岁还能有这样的身材,真是很难得了。

  毕竟,后宫的女人不怎么运动,都是养尊处优的命,三十多岁不发福就不错了。

  可如今瞧郭宜春,可真是前凸后翘很妩媚多姿了。

  李如意还好给郭宜春去后殿寝宫做了检查,龙太后也跟去了,她就坐在外头,与卧房隔了雕花隔断与帷幔,还有一个十二扇的雕花屏风,出点什么事,她都能听得见。

  郭宜春也没避讳龙太后,反正她做的那些事,不信龙太后不知道。

  龙太后知道郭宜春不安于室,这事她不会过问,她只管李如意的安全。

  李如意为郭宜春检查后,让所有人退下去,对郭宜春私下交代一些事,最后又加一句:“病人的病情,我会保密,贵太妃可以放心。”

  郭宜春就喜欢李如意这样聪明的人,她笑着唤来人,让人给李如意诊金。

  李如意看着这一托盘珠宝,她没有拂了郭宜春的面子,就这样收下了,算是封口费吧。

  龙太后在李如意出来后,她便让人起驾了。

  从头到尾,她都没有与郭宜春说过一句话,因为她们早已是无话可说了。